欢迎您: 游客  请先 登录注册 [找回密码] |搜索
经济菜园 论坛 ∵∴蔬菜仓库∴∵ [ALL CP] 文风问卷(虐死我了,求同被虐……)
楼主: nighto
go

[LC] [ALL CP] 文风问卷(虐死我了,求同被虐……)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1-3-29 01:49 |显示全部帖子

好吧...

其实我写的挺欢乐的....

我就是个神奇CP制造机么....

 

 

 

 

1.  用平时的文风写一个CP的一个场景吧

CP:希熙【大概吧

 

今天希绪弗斯也是意气风发地挥着大翅膀降落在训练场边的高处观望着各种候补生的训练,看着年轻人们在训练场上挥洒着青春的汗水他不禁感叹:今天孩子们也是健康快乐地成长着。

 

感叹完毕,大翅膀先生想想自己好像还有什么事情没做,转过身来准备离去——在翅膀与脸颊的阴影里,希绪弗斯的嘴角发生了诡异的变位——「你们这帮兔崽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谁想吃熙德豆腐谁又吃过熙德豆腐了——总之,好好享受你们的人生吧~」

2. 用小学生说话的风格(就是流水账)写一个CP的一个场景吧

CP:史童

 

星期二 天气 晴转多云

 

今天我和虎子去饭堂吃饭发现菜式都不怎么合和口味于是就排到了全饭堂最长的那条对的末尾等待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后一人打了一份拉肠。虎子在上面浇了一勺酱油,我浇了两勺。找了个好位置坐下后我们快乐地享用了我们的午餐。吃了几口之后虎子告诉我他觉得那酱油好咸,而我缺觉得没有味道。之后虎子给我的评价只有四个字:过于重口。

3. 用死蠢换了的文风写一个CP的一个场景吧

CP:笛卡

卡路狄亚今天特想试下走在盲道上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于是他闭上了眼睛大胆地在盲道上迈着步子——结果他撞上了电线杆。

这一切都被尾随他的笛捷尔看在眼里,事后还嘲讽了他一番。

 

4.  用虐的、文艺的文风写一个CP的一个场景吧

CP:希熙

地中海的阳光一如既往的灿烂,海风夹着咸咸的味道迎面拂来。

 

街道上人来人往,坐在咖啡厅里的人一边品尝着杯中的咖啡一边望着熙熙攘攘的人群,不时地和坐在对面的聊上一两句——就像平时一样,车车东,扯扯西——或者可以说是在话家常。

一切看起来都不过是个美好而普通的午后——直到黑发青年掏出一张纸在上面签上自己的名字并推到对面的人的面前。

 

看了下对方递过来的纸,浅棕色头发的青年没有问什么,默默地把名字签上

「就这样?」

「就这样。」

 

5. 用新华社的风格写一个CP的一个场景吧

CP:伊拉

 

今晨,一名男子被发现死在自家公寓。据邻居透露,死者与其情人昨夜在公寓内发生争执,可谓是吵得天翻地覆。待到安静后有目击者声称看到死者的情人神色匆匆地离开了公寓。而身为当事人的拉达曼提斯先生一再表示自己昨天并没有来过公寓与死者见面。案件目前还在调查当中。 新华社记者由尼提报到

 

6. 用童话(功力够的话黑暗系欢迎)的风格写一个CP的一个场景吧

CP:双子

 

从前有对夫妇因为妻子怀上了孩子而高兴着,然后又为检查出怀的其实是对双胞胎又高兴了一番。进过十月怀胎,妻子终于诞下了他们夫妻两日日期盼着他们到来的孩儿们——但是生出来的只有一个——而另外一个孩子,他在已经出生了的那个的肚子里。

 

7. 用悬疑的风格写一个CP的一个场景吧

CP:希伊【大概吧

望着希绪弗斯送来的孩子,伊利亚斯不可思议地望着来者。

「这是你和那个人的孩子。反正你离职了…挺闲的…就好好抚养他吧!」

看了下怀里也许是刚断奶的孩子有看了下在自己看来笑得一如既往的没心没肺的比自己小了将近二十岁的弟弟,伊利亚斯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这真的不是你的种么?」

8. 用韩剧(狗血)的风格写写看?

CP:雷萨【….

 

在雷古鲁斯与萨沙结婚当天,正当他们在交换誓言的时候忽然有人闯进了圣堂并大声吼出了“反对”。

所有人的目光刷刷地转向了倚在大门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史昂身上

 

「你们..你们不能结婚啊!」

吞了几下口水,史昂稍微理顺了呼吸的频率

「她…萨沙她其实是你同父异母的亲妹妹啊!!!」

9. 试试梨花体吧!

CP:伊拉

《燃烧了森林的你却点燃了我的心》

那一天

你步入了我得生命

但是

我和你的关系,却仅仅是

一夜情

一夜情

为何

不能让这一夜

变成永恒?

你背离了我

却说是我背离了你

我们从此

分道扬镳


 

你是拉达曼提斯

我是伊利亚斯

那一夜

你赐予了我

一死


 

你不是基尔加丹

我也不是维纶

所以

我死了

你还活着

 

【...这还算是梨花体吧?】

 

10. 写写严肃的正剧向?

CP:笛熙

 

他不清楚自己对哪个人的感情算什么。

那个人似乎也不觉得他们友谊是超出了朋友的范围。

他们平时也就没事聚一起,一个向对方倾诉自己的心事,另一个只管静静地倾听对方的叙述——他们一直都是这样,倾诉与倾听,谁也说不清他们之间那种微妙的感觉算什么。

直至艾尔熙德的离去,他们之间这种微妙的平衡才被打破——原来没有他的世界是这样的。

从此,笛捷尔的世界在以他不能控制的速度崩坏着——噩耗、背叛、复生——一切都显得那么的不可理喻——到了最后,他能做的只是对着瑟拉菲娜小姐含泪而终。

 

笛捷尔,享年22岁,死于这个正在崩坏的世界。


【我实在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11. 再来个Crossover吧!

CP:天哈.?

 

天马不顾众人的劝阻,硬是拔出了那把插在坚冰中的利剑,踏上了通往寒冰牢笼的长长的阶梯。

有人说他还有自己的思想,他觉得这么做是对的

也有人说他疯了,从拔出那把剑开始他就坠入了梦魇

无论是为了什么,他也已经踏上了那命运的阶梯。

 

一个声音在他的脑海中低鸣——还剑入鞘!

 

哈迪斯那么命令道

 

「完成这一步,将我从这个卑微的人类设下的牢笼里解放出来!」

 

天马举起手中的谎言餐刀,用尽全力一刀劈下——寒冰碎块从那具被囚禁的躯体上簌簌落下——冥王高举双手,仰天长啸——寡人终于自由了!

冰块碎裂的劈啪声,冥王的嚎叫人不断地刺激这天马的耳膜,这使得他不得掩耳后退——整个世界似乎都在崩坏——冥王顶盔冠甲的身影就如同寒冰牢笼一般解离,散落在地。

久久的凝视这那滚到自己脚边的寒冰王冠,天马内心深处传来了一阵战栗——他一直想打败的是个什么东西?一个幻影?还是说…是他自己?

这个问题也许他永远也找不到答案——但是毋庸置疑的,既然谎言餐刀是为他而铸,那么这铠甲也是一样的。

 

捧起那个皇冠,天马出神地望着它——将萨沙在底下歇斯底里的叫魂声置之不顾,他只管把它带上。

「天马——不——」

萨沙的声音已经再也无法传到他那里了。

站在高高的台阶顶端,天马动了下嘴唇:

 

「Now, we are one.」


【我承认我在看某著名游戏的官方小说的时候一直吹替得很欢乐...】

 

12. 再加一个知音体不会死的

CP什么看上面吧….

其实这是个给以上几条起标题的故事?


 

1 《希绪弗斯:温文儒雅?其实是最有可能放你黑枪的人!》

2 《一滴酱油知道少?校园饭堂内部人员想你披露饭堂调料黑幕!》

3 《遭遇惨剧却被人嘲笑!这个世道是怎么了?!》

4 《一直婚书,它能绑定的,又有多少?》

5 《可怜男人蓝颜薄命撒手人寰,其情人望报表示要与其划清界限》

6 《十月怀胎却惨遭生存淘汰》

7 《请你不要把儿子送给我:身为哥哥对弟弟的流氓行为深感无奈》

8 《苍天有罪!但看情郎却是自己的亲哥哥!》

9 《为表情感不惜焚烧森林!大树的生存权利又该向谁争取?》

10《知己离去,谁又能拯救我的世界?》

11《抛亲弃友,只为一声诱惑》

 

【这都算是什么标题...】

12.   自己选一种风格写一写吧~

本来想试下财经新闻的感觉…但是想了想…我还是选择不写了…

今日成就:团灭快乐
头像被屏蔽

禁止发言

发表于 2011-3-29 11:18 |显示全部帖子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签名被屏蔽

Rank: 3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1-3-29 12:21 |显示全部帖子
噗哈哈哈哈,1对双胞胎结果出来的只有一个
于是乎是姐姐把巧克力吃了还是巧克力把姐姐吃了(?)
这就是弱肉强食的世道么!
同抚摸撞电线杆的小卡路!

Rank: 3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1-4-4 16:26 |显示全部帖子

连基尔加丹跟维纶都出来了,还有第11幕仿阿尔萨斯在寒冰王座时的场景,山口山的历史背景还是很有看头的

Rank: 1

发表于 2011-4-9 07:35 |显示全部帖子

喵小妖你个杯具。。笑死了!!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1-5-20 18:22 |显示全部帖子

11楼的亲写的第一个很给力啊~

腹黑的政委啊,坏坏的笑啊神马的,我直接笑喷了

政委GJ,拇指~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1-5-24 18:41 |显示全部帖子

嚎啕~~~每个人每个西皮都好萌好萌好萌……揉揉卡路毛团子,撞电线杆神马的真符合他的风格……

被梨花体雷的外焦里嫩的舒适感是神马……

打滚,害的俺也想去写了啊这是肿么回事……

Rank: 1

发表于 2011-5-27 18:42 |显示全部帖子
矮油萌屎了!~~~
一直朝泡影莽撞,才失望,就绝望,以为追求完美变成两败俱伤。 既然欢乐变成负担,活该不欢而散。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验证问答 换一个 验证码 换一个

搜索帖子

  

搜索作者

  

查看新帖

热门帖子

发帖排行

最新用户

Copyright ©2003 - 2011 荆棘花园·改

Powered By Discuz! X1.5

页面执行时间 0.178988 秒, 19 次数据查询

RSS2.0  Xhtml手机版  无图手机版


沪ICP备120482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