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游客  请先 登录注册 [找回密码] |搜索
经济菜园 论坛 ∵∴蔬菜仓库∴∵ [原创][米雅&撒布]未名病·线之一·麦比乌斯之环[7]
楼主: Rei
go

[原创][米雅&撒布]未名病·线之一·麦比乌斯之环[7]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07-6-15 21:30 |显示全部帖子

唉......大米我对不起你............

头像被屏蔽

禁止发言

发表于 2007-7-2 14:59 |显示全部帖子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签名被屏蔽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07-7-26 19:14 |显示全部帖子
 

第三章·阿布罗狄篇

——正面,1/2

PROMPT 5:

    “阿布罗狄……世界上大概真的有解不了的‘缘’吧……”史昂摇晃着杯里的冰块,自言自语着。

    “雅柏菲卡啊……虽然我也想见你……”他把目光转向打开的抽屉里的一张照片,“你的灵魂,现在究竟怎样了呢……”

*******************************************

    纯白的天花板,纯白的墙。

    ——又回到了“那个地方”……吗……?

    ——不对、不一样。

    从那张和记忆中不一样的床上坐起来,环视房间。

    很熟悉,但是脑子里反映不出这里是哪儿。

    “‘那家伙’在哪……?”似乎没有经过大脑,这一句话就这样冒了出来。

    “阿布罗狄?”身边忽然传来一个声音。

    ——谁……?

    深蓝长发的青年用肘部支起身子,将诧异的目光投向我。

    仍然是很熟悉,但在大脑里努力搜索却找不出名字。

    “你是……?”脑袋昏昏沉沉的,没睡醒的关系吗?

    “喂!阿布罗狄!怎么了?!”他的双手按住我的肩,象征性地晃了晃。

    ——那是谁……我吗?

    我不知道该如何反应,因为我一点也搞不清这是个什么状况。

    ——之前、之前是在哪儿……?

    ——好像、发生过什么事……“那家伙”呢……在哪……

    “米诺斯!!!”想到这里,“那家伙”的名字脱口而出。

    “阿布罗狄!!”身边人的表情从诧异变成了……近似恐慌?他急急忙忙从床上爬起来开门出去,不一会儿拎着一条还在滴水的毛巾闯了进来,然后把那条毛巾径直盖在我的脸上。

    ——好冷。

    猛然间的刺激让我透不过气来,似乎又忽然唤醒了什么。

    “咳咳……”大早上的这是干什么啊?我扯掉脸上的毛巾,让自己喘上两口气。

    ——刚刚……发生了什么?

    脑筋清醒以后,迅速回忆了一下刚才的状况。

    那是……梦游么?

    很奇妙的感觉,就像是……另一个人的灵魂在操纵自己的身体一样?

    能很清醒地回忆起自己刚刚做过、说过什么,可是自己却完全不知道为什么。

    然后在撒加的一条凉水泡过的毛巾下清醒过来……

    “怎么样?清醒了么?噩梦?”俯身看着我的脸的撒加连问了三个问题。

    我点头。

    “嗯?难道是玩得过了……”他一脸温柔却深不可测的微笑。

    “撒加!快穿衣服去!”我扭头面对墙壁。

    不用看也知道,只围着枕巾的某人脸上是什么表情。

 

    ——“米诺斯”。

    这一天之后的时间里,我花了不短的时间思索着自己早上喊出来的这个名字。

    ——为什么这么巧的是他?

    最后的结论是,大概只是做了个梦,然后梦到了他吧。其中还附带看他的小说之后印象有点过于深刻的关系吧。

    梦的内容已经记不清了。

    只觉得,似乎是让人心痛得要流出眼泪的噩梦。

    撒加不知道正有一个叫“米诺斯”这个名字的人住在仅仅隔着一面墙壁的房间里,不然不知他会有何反应。

   

    早上虽然出了点奇怪的状况,班还是照常得上。

    “喂!阿布!今天怎么这么沉默啊?”一只胳膊搭在了我的肩上,附带一个蹭到我电脑屏幕前的脑袋。

    “想问题!喂,迪斯马斯克你干嘛呢!”

    叫迪斯马斯克的这个人是公司的同事,前段时间闲着没活儿的时候和修罗两人经常搬着椅子坐在我边上然后三人开始胡侃。

    现在他扫了一眼我的屏幕,然后很霸道地把显示器转向他的方向。

    “梦的解析……嘿,你还对荣格有兴趣啊!”

    “嗯?随意看看而已。呐,迪斯,你觉得有灵魂的存在么?”无意识地随口这么问道。

    “啊??哈哈哈……这一点也不像受了十几年唯物主义教育的人说的话诶……”他先冲着我一番狂笑,不过之后倒是摆出张严肃的脸说,“其实我相信的。”

    “诶?你这才是白接受了十几年唯物主义教育的吧?哈哈哈……”作为反击我也对他一番嘲笑。

    “切,还不是你先问的!”他习惯性地用拇指在鼻尖上一蹭,没趣似的转开椅子找修罗去了。

    奇怪的问题想多了好像也没什么好处,于是我干脆地决定把哪些问题抛诸脑后。

    盘算一下时间,今天是周五了,不知道卡妙晚上会不会回来——说不定还附带一个蹭饭的,早上出门前也没有看到米诺斯,晚饭大概该准备几人份是个更现实的问题……

 

    拎着刚买的食物往家走的时候,天色已经渐渐暗了。

    巷子里空无一人。

    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也许是因为早上的事情导致我今天有点疑神疑鬼吧。

    图谋不轨之徒我见得不少,但那对我的意义只是难得的活动筋骨的好机会。或许是天生的反射神经优秀的关系,从没有系统地学过任何格斗技巧,这个事实曾让人大为惊讶并感叹为“天才”,虽然这么一说让我多少有点得意,但我的性格却的确不适合向那个方面发展吧。

    眼角猛然捕捉到一丝异样的闪光。

    在大脑完全反应过来前,反射神经里传来的警报让我迅速往边上一闪。

    纤细的银光闪过,水泥的地面上竟然留下了清晰的切割痕迹。

    “谁?!”

    ——这显然不是妄图劫色的街头混混。

    黑暗的墙角里现出一个人影,冷冷一笑,优雅地一挥右手。

    几道银光从不同的方向袭来。

    ——这下惨了,果然没学过正规的格斗技巧的话有再好的反射神经都没用啊。

    大概连苦笑都来不及了吧,危险的意识让我闭上了眼睛。

    枪响。

    没有痛楚的感觉。

    睁开眼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离原来站立的地方有两三米远,被割裂的是掉在原地的塑料袋和食物。

    ——竟然躲过了吗……?

    火药和烧灼的味道。

    枪声传来的二层小楼顶上,一个双手持枪的人影逆光站立。

    “‘审判者’,找到你了。”那人用我无比熟悉的声音说着,从高处一跃而下,“竟然对我的人出手,你这是什么意思。”

    撒加站在了我和袭击者中间,右手的那把银色特制枪的枪口直指对方,巷口掠过的车灯的光芒滑过镜面一样的枪身,反射着明亮的光华。

    “哼……那是传说中的‘银河’么?威力不怎么样啊。”对方没有改变游刃有余的语气。

    “真可惜,刚才那一发只是普通弹而已。”

    话音刚落,银色的丝线再一次袭来。

    那一刹那我看见了让任何人都惊诧的一幕:

    子弹向对方飞去,一根银色的丝线在半途迎击,将其硬生生切成两半。

    “Explosion……”

    像是接受命令一样,子弹发生了爆炸。

    “走!!”火光和烟雾弥漫开的瞬间,撒加抓起我的手臂向巷口跑去。

    “呵呵呵……”笑声证明对方并没有受到严重的伤害,鬼魅一般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只是想试探一下,你究竟是美丽的人鱼还是狡猾的海妖罢了。”

   

第三章·米诺斯篇

——反面,1/2

PROMPT 6:

    “米诺斯他?!你开什么玩笑!”红瞳的黑发青年拽住自己哥哥的衣领,“拉达你给我说清楚,米诺斯他动心了?!还是对那个怎么看到是圣域派遣人员的人?!”

    “……目前看来是这样……不过也许他有自己的其它打算……”

    “敷衍我?!好!”艾亚哥斯送开了拽着拉达曼提斯的手,愤愤地向门口走去,“那么我亲自去问他好了!”

    “喂!站住!”

    “还有什么话?”

    “如果是真的你要怎么办?”

    “杀了他。”

*******************************************

    我坐在墙角听了个通宵,直到早上隔壁的两人一起出了门。

    ——好像变态一样。

    仍然没有多少有决定意义的部分,特别是晚上很长时间都是……少儿不宜的情节。

    早上我开始萌生睡意的时候,似乎发生了什么意外的事情。

    “喂!阿布罗狄!怎么了?!”

    沉默。

    “米诺斯!!!”

    ——清晰地听到了,喊着我的名字的声音。

    ——“那个人”在呼唤我的声音……

    “阿布罗狄!!”

    ——如果没有这一句呼唤,我一定会直接不顾一切地冲进隔壁房间去。

    ——错觉,又是错觉。

    然后是一个人跑出了房间,不一会儿又跑回来的声音。

    我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也没法再去想。

    大概是疲劳的感觉让我的大脑里又混乱起来。

    呼吸急促。

    甚至不由自主地趴在地上开始喘起来。

    神啊……难道我竟然在流泪吗。

    众多胡乱的设想在大脑里回荡,不允许我思考任何其它的事情。

    ——如果他还在的话……

    ——如果没有发生那件事的话……

    ——甚至……如果阿布罗狄就是雅柏菲卡的话……

    ——反过来,如果阿布罗狄是敌人的话……

    ——我会迷惑的吧……

    ——不行……不能再这样下去。

    昏昏沉沉地似乎是在地上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被肠胃的抗议声唤醒的。

    阿布罗狄最近大概是工作增多了,中午几乎都不回来。

    我爬起来,从角落的一个纸箱里拎出两袋泡面。

    ——当然都是我吃,下午要出一趟久违的门,体力得补充足了才行。

    忍不住又想起了早上的情况。

    ——阿布罗狄,之前好像并没有直呼过我的名字。用来作为称呼通常是向米罗学的“米诺”和“大灰狼”之类。

    ——换言之那并不像他的习惯。

    ——那个语气和音调……就像那个人一样。

    ——另外,被称为“撒加”的这个人,无疑和圣域有所关联。

    于是我决定亲自出手去探个究竟,这是最快捷最有效的方法。

   

    阿布罗狄的下班时间是6点,对于深秋的季节来说,那个时间正是适合隐蔽的夜幕降临时。

    我挑选了里住所不远的,他必定会经过的一条小巷,在某个墙角的阴影里隐蔽起来。

    “傀儡线”已经好久没有使用,但愿没有手生。

    那是我的专属武器,实质是一卷纤细柔韧的金属丝,平时隐藏于一个形似手表的容器中,能瞒过任何人的眼睛,亦能骗过一切安检设施。不但攻击力强,还能作为绝好的拷问工具。

    ——话说,今天阿布罗狄似乎有点慢了。

    到了平时吃晚饭的时间,他的身影终于在巷口出现了。似乎是购物去了,手上拎着一个大塑料袋。

    这些问题无关紧要,可以按计划进行。

    我试探地向他挥出一根丝线,特意放轻了力道——首先我不想伤及无辜,万一阿布罗狄只是个普通人;其次,潜意识里对某个人的感情又在他身上显现……

    他闪开了。没有伤到一分一毫。

    “谁?!”

    他迅速转过身来,面对我的方向。

    昏暗的环境让他看不清我的脸,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如果是凭借天生优秀的反射神经的话,的确是可以躲过刚才那一击,那么……再试一次。

    三条线一起出手,向他包围而去。

    ——怎么不躲!

    一瞬间我有点后悔。

    砰!

    枪响的几乎同时,一颗子弹擦过我的脸钉在身后的墙上。

    条件反射让我抬头望向子弹飞来的方向,持双枪的青年正站在对面的二楼顶上瞄准我。

    ——糟了,走神了,阿布罗狄……

    忘了收手。

    手中的丝线传来切割到物体的阻力感。

    运气好的话希望只伤到皮肉……

    而我回过神来却发现傀儡线切断的只是阿布罗狄掉下的塑料袋,四分五裂地露出一块冰冻火腿。

    ——啊呀,我们的晚饭。

    阿布罗狄半跪在两三米外的地上,似乎是没有受伤。

    “‘审判者’,找到你了。”屋顶上的人一跃而下站在我和阿布罗狄之间,仍然用那支银色的特制枪瞄准着我,“竟然对我的人出手,你这是什么意思。”

    ——哼……知道我的身份么。那么你的身份相当于同时暴露了。

    银色和黑色双枪的男人,圣域相关人员,有这么清晰特征的人不用怀疑是谁:圣域号称最强的十二人之一,代号“GEMINI”——双子星座。

    银色的枪名为“银河”,黑色的枪名为“次元”。两者皆为特制,必然不是简单的外观美化。

    不过刚才那一发也并没有让人觉得有任何特殊之处……

    “哼……那是传说中的‘银河’么?威力不怎么样啊。”对于对方先揭露我的身份,我也不能太客气。

    “真可惜,刚才那一发只是普通弹而已。”他保持着微笑,似乎毫不在乎。

    ——没办法,你要来掺一脚的话不打一架好像走不了的样子。

    再次挥动傀儡线,对方不愧是久经战场,不躲不闪径直对我就是一枪。

    只可惜子弹这东西我接得多了。

    抽回傀儡线将子弹劈成两半向一边扫开。

    不过这一发是“银河”的特制弹,在它被我切开的一瞬间发生了爆炸。

    好在我早就形成了良好习惯,立刻趴在了角落的地上。

    “走!!”火光和烟雾中我听到他这样喊着,然后是和阿布罗狄两人离去的脚步声。

    ——……难道这算是我输了……?

    ——不,至少不能让你这样认为。

    “呵呵呵……”我笑起来,对那两人离去的方向,“我只是想试探一下,你究竟是美丽的人鱼还是狡猾的海妖罢了。”

 

(楼下继续)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07-8-8 09:37 |显示全部帖子

 前面的碎碎念:延长成8章了....虽然写到2的时候就确认4章完不了了......

嗯...如果说前4是挖坑的话后4就是填坑了.......准确来说从这一章才切入正题?(好欠扁...)

***********************************************************************

第四章·阿布罗狄篇

——正面,3/4到终点

PROMPT 7:

    “虽然名字仅仅是一个代号,但是名字的来源往往意味着什么。”长辈微笑着告诉身边的青蓝色卷发的可爱孩子,然后不明意味地接了一句,“玫瑰花从美神阿芙洛狄忒的血中诞生……”

    小小的孩子困惑地摇摇头。

    “以后你会明白的。”那位长辈抬头望向天空,“虽然我希望这一天永远不要到来。”

*******************************************

    “简单来说,我现在彻底糊涂了!”跟着撒加进了一间小小的咖啡厅,见他仿佛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只是出来约会似的点了两杯咖啡之后后我忍不住这样抱怨。

    “……”他叹了口气,又换上了严肃的表情望着我的脸,然后缓缓地说,“好吧,我现在会把我所知道的以及我的推测全部告诉你。”

    “……谢谢。”

    他看了看周围,皱了一下眉:“这里人太多,不方便说话。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休息一会儿然后去我的办公室吧,正好有些最近刚找到相关资料可以给你看看。”

    “嗯。”

    喝咖啡的时候,我和他什么都没有再说。

    沉默中有一种比我想象中更沉重的东西在空气中漂浮。

    撒加脸上的痛苦,让黑咖啡的苦涩相比之下淡如清水。

    在这样的沉默中,我跟着他来到了那我无比熟悉的办公室。

    “从哪里开始呢……算了都一样。”他把我曾经的办公椅拖到了他的办公桌旁,示意我坐下,然后动作熟练地按下电脑的电源、掏出钥匙打开抽屉的锁。

    “今天的袭击你的人,从攻击方式和……目的上看,是冥界三巨头之一、被称为‘审判者’的人。”

    ——目的……?那句不明所以的话……

    “米诺斯。”他吐出这个名字之后,把目光转向显然表现得相当惊愕的我,“或许不是本名,但是他的确也被这样称呼。——你……认识什么叫这个名字的人吧。”

    “……照片……有没有这之类的东西?”不是我不想相信,但那个懒洋洋的……有些笨拙的人给我的感觉的确一点也不像今晚的袭击者拥有那样压倒性的狂气和自负。

    “有。虽然不能确切地看清面貌。”他的手在鼠标和键盘间游移,调出了那些被重重加密的资料。

    银色的长发……细长的身形……

    这是照片上唯一的看清的特征。

    虽然西装革履的形象和我所熟悉的完全不同,但那轮廓几乎让我脱口而出——“就是他……”。

    然而撒加却继续说道:“从记录的日期来看,这张照片的拍摄日期已经是24年前了……”

    ——24年前?!……这样看来这个人现在至少也该40多岁了吧……

    “完全没有时间更近一点的??”

    “……没有。”他摇摇头,“因为这个人,几乎已经是这么多年没有再出现过了。我们曾经认为在当年的某次事件中他已经死了……”

    松了一口气的感觉,我自己也不确切地知道为什么。

    大概是因为那个……甚至让我觉得有点可爱的米诺斯吧。

    “然而最近一段时间……嗯,大概是半年前开始,在这附近就有一个特征与这个‘米诺斯’完全符合的人出现。”

    “那一定是搞错了。”鬼使神差地,我打断了他的话,“我认识的那个名叫‘米诺斯’的人,的确与这张照片极其相似,但他怎么看……也不会超过30岁。”

    ——声称是23岁,如果是真的话,那张照片拍摄时他还没出生呢。

    “……”撒加皱起了眉,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简单来看有两种可能性,其一是纯粹的巧合——这个我一会儿会解释它为什么不可能;其二……或许是儿子?……不,这也不可能。”

    没等我问第二种可能性为什么是不可能的,他已经开始叙述了:

   “第二种可能性不存在的原因,就是或许为什么会和你扯上关系的原因了。

    这个事件我也是最近才得知——由于‘审判者’再次出现,我专程申请借来了一些关于此人的历史资料,然后发现了这样一些东西,所以才想迅速找到你。”

    屏幕上出现了另一个人的照片,旁边的资料上清楚地显示着他的名字:雅柏菲卡。

    ——这个名字!!!而且……很相似。和我。

    “……”撒加望着我,显然已经看出了一些什么,“你或许……知道?……我想,如果你愿意的话,一会儿请告诉我。”

    “雅柏菲卡,‘PISCES’,已故。称号‘魔宫玫瑰’……”我盲目地读着他的资料。

    “最重要的是,他是米诺斯的情人。”

     我没惊讶。

     而且,应该说是忽然明白了什么。

     ——米诺斯所写的东西……难道是……回忆录?

     ——可这分明不可能……他的年龄……

     “雅柏菲卡,属于‘黄道十二宫’——你知道的,圣域的等级划分方式——‘双鱼座’。他和米诺斯是意外相遇的,一开始就不是以敌人的身份。他们当然后来都被告知了对方的身份,然而他们却……或许是打算从圣域和冥界的纷争中退出。当然双方的领导人都不可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圣域的教皇厅会议决定除掉米诺斯;相对的,显然冥界想除掉雅柏菲卡。然而这两人的实力,在双方都是顶尖等级……在连续的失败之后,至少圣域方面是打算放弃了。”

     撒加停下来换了口气。

     ——冷酷的组织。如果我是当事人的话……杀了我挚爱的人的话,我当然一定更不可能再回到这个组织了吧……

    “然而这个时候意外的事情发生了……细节和原因已经完全石沉大海,我们所能知道的就是发生了这样一个事件:

    米诺斯杀了雅柏菲卡……然后自杀了。”

    “这……怎么……”

    ——那个米诺斯笔下的那个‘XXX’对于那个‘雅柏菲卡’的感情……不,甚至能看出笔者本人对与‘雅柏菲卡’的感情……不可能是虚假的。

    ——在威胁已经逐渐消失的时候,能有什么逼迫他不得不这么做吗……

    “后来呢?如果那个米诺斯确认当时已经死于自杀的话……”

    “现在最大的可能性是,他试图自杀,但却被救回了……因为当时的事后处理是冥界的人员抢先了。”

    “……可是……那么圣域是怎样得知这个消息的?甚至……有没有可能是对方放出的假消息?”

    “应该……不会的。当时,事实上有人接到了雅柏菲卡的联络,很快地赶到了现场。

    联络的内容……是一句话的遗言,具体内容我也不清楚,因为这一句的内容被列入高度机密了。

    当他赶到现场的时候……”

    撒加又皱了皱眉,用眼神示意我尽量保持平静,

    “卧室里满墙都是飞溅的血,床单也被血浸透了。——资料里有照片,但是我想你还是不要看的好……

    这样的出血量是不可能有人还能活下来的吧……而且当时的确已经确认两人的呼吸和脉搏都已经停止……

    而当那位前辈试图紧急联络圣域总部汇报情况的时候,冥界的一人也赶到了,见到现场之后几乎立即陷入了疯狂……他失去理智似地向圣域的那位前辈疯狂进攻,在打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大批冥界工作人员赶到了。然后……就是我们所知的那样了。

    疑点当然是有的,比如先赶到的那为冥界的先生显然是根本顾不上联络总部的,为什么那么快就会有他们的人员赶到……然而这个疑点我们似乎是不用考虑它,因为它的存在不影响我们需要确认的事实。”

    撒加终于叙述完这一段往事,停下来给自己杯中倒了一大杯开水。

    “……”我跟着一起沉默,思索着是否还有其它的可能性。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只知道撒加杯中的水凉了,然后又空了。

    “……会不会……有这样一种可能……”绞尽脑汁得出了一个似乎最有可能、事后想起甚至是有些职业病倾向的结论,“我们所知的这些……除了那张照片之外都是一个人的口述对吧……如今伪造照片也不是什么难事了吧……会不会……比如和两人关系很好于是帮助他们……‘从世界上消失’……?”

    ——以下大概也不需要我再说下去了。

    “应该不会的……或着准确来说是‘不应该会的’。”撒加低下了头,“这件事我擅自调查过,当时的那人……正是现在的教皇史昂先生。——重点是,他和雅柏菲卡的关系……他喜欢雅柏菲卡,对米诺斯则是恨之入骨。”

   

 

(17楼继续)


Rank: 3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07-8-8 12:35 |显示全部帖子

……哦哦,雅柏出现了……

但是怎么觉得这么惨啊TAT

米诺……长生不老不成?

看什么看,没看到过喜欢光明正大窥的波斯螃蟹啊! 不过包子还是包豆沙枣泥的好吃啊,做只吃素的螃蟹真难……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07-8-8 18:57 |显示全部帖子
QUOTE:
以下是引用绪方樱若在2007-8-8 12:35:49的发言:

……哦哦,雅柏出现了……

但是怎么觉得这么惨啊TAT

米诺……长生不老不成?

……TAT就是很惨…………

米诺当然不是长生不老……有SF,但是不会太超现实……(嗯……我喜欢误导人=  =+……最近在第四次看蝉鸣鬼隐篇……)

TT……再多说就剧透了……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07-8-9 09:57 |显示全部帖子

我还是很有效率的OTL.....

****************************************


 

第四章·米诺斯篇

——反面,3/4到终点

PROMPT 8:

    “哈迪斯大人,这个孩子可以也让我来照顾吗?”

    “……”黑发的少年盯着眼前年龄几乎比自己大‘三个代沟’的青年,默默地看了很久,“艾亚哥斯,你是在开玩笑吧。”

    “不。”

    “不要把他吃了。”

    “不会的。”这么多年来他第一次清楚地知道自己想做什么。

*******************************************

    回到住所之后,我拎起电话听筒顺手拨了一个自己最熟悉的号码。

    ——今晚不会有人回这房子里来了,我确定。

   “喂,拉达吗?”

    漫长的沉默。

    “喂!没良心的把哥哥都忘啦?”

    “……米诺斯?”

    “废话,稍微有一段时间没给你打电话你就当我死了啊……”

    “……干嘛?”

    “喂喂……你这态度……我·想·你·啦!亲·爱·的·弟·弟!”

    “……………………”

    “真开不得玩笑。棒槌。”

    “您老人家不像是会为了这事就打电话来骚扰的吧……我还有大把大把的工作,其中一半是你的份。”

    “这话我听~腻~了~”玩笑话说得尽兴了,也差不多该进入正题了,“喂,帮我调查一个人的资料。”

    “谁?”

    “名叫阿布罗狄的。”

    “……………………”

    “怎么啦?有意见赶快先发表。”

    “这个你直接去问艾亚哥斯比较好。”

    “诶?”那个名字很熟悉……但是……“那是谁?”

    电话听筒里传来一声似乎是拳头砸在墙上的闷响。

    “喂喂怎么啦……拍蚊子不用那么用力吧……”

    “米诺斯你告诉我你现在在哪,我觉得是时候该和你当面谈谈了。”

    “切~当初是谁从某个事件之后就一直躲着不见我的?”

    “别废话了快告诉我!!”

    “是是……”

    ——拉达那家伙到底怎么回事,以前是从来不会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的嘛……

    不过挂上电话之后更严肃地考虑起来,的确有什么不对劲。

    “艾亚哥斯……?是这个名字吧。”自言自语念着那个名字,却还是毫无头绪。

    ——从拉达的语气来判断,似乎是一个应该和我很熟的人……

    ——可是为什么会忘记了呢……

    ——家人?我,和一个弟弟拉达曼提斯。

    ——下属?一个叫路尼的嫩小孩。当然还有其他一大把,但是那么多名字我怎么记得住。

    ——上司?“冥王”哈迪斯和秘书潘多拉。

    ——同僚?同为冥界三巨头的还有“执法者”拉达曼迪斯和……谁来着?

    “不是吧……”我敲敲自己的脑袋,但是在那个我应该无比熟悉的位置上却是一个漆黑的空洞。

    ——就像……从一张合影里硬生生地撕去了一个人的感觉……

    “怎么搞的……”

    心烦意乱。

    用冷水胡乱冲了冲脑袋之后爬进自己房间倒在床上。

    可是这个状况下鬼才睡得着。

    虽然这么想着,结果我还是“像鬼一样”莫名其妙地睡着了。

   

    坐在灰色的房间之中一张小小的椅子上,有人在耳边轻声叙述着一个老长老长的故事。

    有一种,要用一生时间才能听完的感觉。

    因为这个故事就是一个人的一生啊。

    谁的呢……?

 

    醒来的时候仅仅记得那个莫名其妙的梦的一个片段。

    ——最近脑筋果然还是不怎么正常嘛……

    我又敲了敲脑袋,把那个不明所以的梦从大脑里赶出去。

    时间是2点半,当然是凌晨。

    长久以来的生活习惯让我现在睡意全无,然后又开始回顾今天的经过。

    以普通人来说的话,阿布罗狄的危机反应迅速得太超常了,但同时又的确不像是受过此类训练的样子。

    以及那个曾经睡在阿布罗狄床上的男人竟然是圣域的“双子座”。

    ——不知为何忽然有种恨得牙痒的感觉。

    ——阿布罗狄和那个人的相似使我产生的错觉和不应该的感情……似乎仍然摆脱不了。

    甚至,那天晚上全程窃听的动机……连我自己都开始怀疑。

    “……别碰他……那是……我的东西……”那个声音在脑海里不停的回荡,直到我发现自己把嘴唇咬得淌血。

    回到正题,双子座的突然出现把我的计划搞得一团乱。现在他把阿布罗狄带走,现在十有八九是在什么地方推测事情原委。

    那么他们或许会知道“审判者”和“雅柏菲卡”的事件。

    不知道我给阿布罗狄的日常印象是否足以让他作出“这两人应该只是重名”的判断。

    ——然而该来的始终会来吧……

    ——我只是希望,到时候能把我的所有困惑解开。

 

    门铃响了。

    刚过3点。

    我站起来走到门前,透过门上的猫眼向外张望。

    ——一张中年人的脸。

    ——浅金色头发、金色眼眸,给人古板严肃印象的脸。

    ——以及……怎么感觉这么像拉达?

    ——不过我那弟弟应该也才23岁嘛……

    “三更半夜的……”小声嘟囔了一句,不情愿地开了门,“有什么事吗?”

    “米诺斯……”

    ——嘿,这家伙怎么连说话的声音都像拉达。

    “您是?”

    只见来人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用手捏了捏自己的额头,一字一顿地告诉我:

    “米诺斯,我是拉达曼提斯。”

    ——开玩笑。虽然连习惯动作都像……

    “开玩笑……我才23岁我可爱的弟弟怎么可能老成这样……”

    ——嗯……是不是睡眠不足脑筋不对又出现幻觉了?还是现在根本就是在做梦……

    又一次捏额头的动作:“门口不好说话,我会彻底解释给你听的。以及艾亚哥斯也让我带了东西给你。”

    他的手掌里躺着一个小小的MP3。

    ——这是什么?算了……

    “进来说吧。”

 

(19楼继续)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07-8-11 23:44 |显示全部帖子

一口气看完四章,好看!小rei真多才多艺 orz

阿布和雅柏的相似,以及麦比乌斯之环这个题目,让我有了奇怪的联想……虽然文中有种种暗示,但是小rei自己都说了“喜欢误导人”,那么我还是静待下文的解惑吧。唔唔,大米这边也不单纯啊,中年拉达……真出人意料。

又跳坑了 T T

小rei要记得勤洒土啊~~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07-8-12 11:10 |显示全部帖子

 更新来了....我真效率......(是板子RP不好画图于是才努力填坑吧|||||||||)

*************************************************

第五章·米诺斯篇

——正面,起点

PROMPT 9:

    “真有趣的东西不是吗?漂亮的环状。”

    “嗯!可是如果它就是我们在寻找的东西的话……仅凭这么简单的结构实在太不可思议了。”墨绿长发束在脑后的青年用冰蓝的眼睛直视着屏幕上显示出的图像。

*******************************************

    拉达曼提斯在沙发上坐下,把手中的MP3递给我,而当我伸手去接的时候又想起什么似的把他的手缩了回去。

    “虽然我觉得事到如今也只有这东西能让你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但是艾亚哥斯交代过必须得先问清你本人的想法。”虽然拉达一直过分的严谨,但是这次似乎的确不是个简单的问题——如果这个人真的是拉达的话。他顿了一一下,似乎是给我考虑的时间,“米诺斯,你确定要得到答案吗?不管真相是什么你都要接受?”

    事到如今已经没有什么好犹豫了吧:“是的。”

    ——混乱的东西,丢失的东西,不该有的东西……如果这就能将它们全部的混沌解开的话……我、米诺斯又会害怕多么惊人的真相?

    接过那个MP3,戴上耳机,按下了播放键。

    “米诺……你现在一定还想不起我是谁,请原谅我和拉达多年以来瞒着你那么多事情。实话说我直到现在也仍然不想让你知道,但是如果这是你的选择的话,你有悉知它的权利。”

    一枚硬币坠落在大理石地面上的清脆敲击声。

    “克里特的米诺斯王,冥府的法官。”

    还没来得及深入理解这句话的意义,大量画面疯狂地涌进大脑的感觉让我眼前的世界化为一片模糊的螺旋。

    一双手抓住了我的肩……

   

    “听着,这些东西你现在肯定不明白是什么,也很快会把它们忘记,但是现在要仔细听好了哦!”黑发红瞳的青年蹲在小小的自己面前,说着一些的确完全意味不明的东西,“URV Type.1,这是冥界——准确来说是哈迪斯——当年发现的的东西,冥界的最高机密……”

    画面转换。

    门缝。两个人在争吵。

    “即使从头到脚、从思维方式到记忆都一样,他也不是米诺斯!等我的任务完成了,我就再也不会去见他!”

    “口是心非!你想着什么我会不清楚吗?你其实是一直以来那样期待的吧!”

    “是又能怎样?让20岁的米诺斯见他40岁的弟弟?然后还玩当年那些游戏?哈哈哈……”他笑出了眼泪。

    “艾亚哥斯……”

    “你也一样的吧?!你应该明白今后我们跑去见他会是什么样的后果!”

    然后画面又转换了。

    “住手!!”我自己在大喊着。

    一枚硬币从某个人手中抛起,落在大理石地面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米诺斯,从现在开始把这20多年的时间全部忘记吧,作为你记忆里的那个‘米诺斯’生活下去……对了,把‘艾亚哥斯’这个人也忘了吧……………………如果有一天我对你说‘克里特的米诺斯王,冥府的法官’,你再想起来吧……”

   

    ——原来……如此啊……

    大量看似无规律的画面在我的大脑里进行着俄罗斯方块似的组合,调整顺序、填充着空隙。

    在它们终于完成了自己的工作之后,拼出的是“米诺斯”的真相……

    “竟然可以做到这个程度呢……真不简单……”自言自语的时候,“现实”在视网膜上渐渐聚焦。

    拉达的脸。

    “醒了吗?”

    “大概是吧。”我从床上爬起来——似乎是拉达把我扛到这儿来的——打了个哈欠。

    “感觉?”

    “还行。”揉揉太阳穴,“小艾亚他……现在在哪?我知道他是顶尖的催眠师……但是竟敢对我玩这一手……看我把他绑床上SM100年……”

    “……”棒槌脸红了,转开脸躲避我的视线,“虽然我想他不介意被……咳……但是他大概无论如何也不肯见你的吧……”

    ——因为我对于他来说不是“米诺斯”了吧……

    “我不是……那个意思。”拉达见我沉默,似乎是担心什么连忙开始解释,“只是他现在这年龄……好像也不够你……SM100年了。”

    “哼哼……哈哈哈…………”看着拉达有些狼狈的样子,忍不住大笑起来,“都死过一次了,还有什么不好接受的。某种意义上,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还算是那个‘米诺斯’,但是这关我什么事?”

    “……”拉达目瞪口呆地看着我,似乎我的反应很出乎意料。

    “喂喂,你小子当你哥哥我是什么人……纤细敏感柔弱青年?……‘啊,拉达,告诉我……我究竟是谁?’……笑死人了!!!”

    看来我的梨花带雨倾情演出还是很有效果的,看拉达那绿了的脸。

    ——复活的死者。被精确再造了的生命。

    ——原本以为只过了半年,时间却无情地流逝了二十三年。

    ——这些没什么可让我迷惘,也不会改变我的生活方式。

    ——作为“米诺斯”而生的这个我,会继续作为“米诺斯”存在下去。

    ——这不是接受宿命,而是……“我”的记忆,是让我作为“米诺斯”活下去的理由。

    ——我无法将这记忆视为“别人”的遗留物,因为它以第一人称形式存在——就好像我直接经历过一样。

    ——另一方面说,冥界竟然拥有了这样的技术力量……其最关键的秘密,也已被艾亚哥斯封存在我的记忆之中了。

    ——暂称URV Type.1的,某种东西。

    “米诺斯?”

    “啊~~抱歉走神了。”这个时候我才忽然想起这次找到拉达的最初目的,“对了!阿布罗狄他……难道是雅柏菲卡的……”

    “是的。”他给予了确定的答复,但是随后又补充了一句,“但是和你有点不一样。”

    “什么?”即使如此还是难以抑制心中的狂喜。

    “他没有继承记忆——就是说只有DNA和雅柏菲卡是一样的。”

    “为什么?!”

    “你问为什么……这件事是哈迪斯大人决定的。”

    “……等等!这么说,他是冥界的人?!怎么不早告诉我!”

    “不……其实不是。”拉达叹了一口气,“又是二十几年前那时候的事情了。艾亚向哈迪斯大人申请到了阿布罗狄的抚养权——你知道,即使能再造生命,目前的技术还是做不到让生命体在一夜之间达成本来需要二十年的生长发育。但我们都没有料到的是,他在阿布罗狄三岁之后将他交给了圣域的人。……虽然出于‘雅柏菲卡是圣域的人’这样的原因不是不能理解,但是这几乎相当于对冥界的直接背叛行为——我们现在不能断定圣域对这件事到底了解了多少。考虑到阿布罗狄当时还如此年幼,不可能携带大量的相关信息,所以最后对于艾亚的判决轻得难以置信。。”

    “……”无言以答。

    ——竟然发生过了那么多事……

    ——艾亚……现在怎样了呢……想象不出那一直很孩子气的孩子过了二十多年会变成什么样……

    ——以及……阿布罗狄现在究竟是什么立场……

    ——没有记忆吗……没关系……只要你是雅柏菲卡……

    ——一定还会到我身边来的……

   

 

(待续)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07-8-12 14:23 |显示全部帖子

昨天刚看完前四章,今天就有第五章了,真好~这次竟然是从大米开始啊(又注意了一下标题,原来是阿布的正面和大米的反面走完了,大米到正面来了啊,果然是麦比乌斯之环,小rei的结构真精致~)

我一直在猜测的阿布和大米的身世,这章倒是给出了解答。不过还有点小疑问,阿布和雅柏DNA一样,但阿布多了颗痣(基因突变?||||)还有第四章阿布篇开头的这句话:

“玫瑰花从美神阿芙洛狄忒的血中诞生……”

如果是隐寓的话,顺序反了。是烟雾弹,还是当真麦比乌斯之环?

[em06]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验证问答 换一个 验证码 换一个

搜索帖子

  

搜索作者

  

查看新帖

热门帖子

发帖排行

最新用户

Copyright ©2003 - 2011 荆棘花园·改

Powered By Discuz! X1.5

页面执行时间 0.297842 秒, 21 次数据查询

RSS2.0  Xhtml手机版  无图手机版


沪ICP备120482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