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游客  请先 登录注册 [找回密码] |搜索
经济菜园 论坛 ∵∴蔬菜仓库∴∵ [原创][米雅&撒布]未名病·线之一·麦比乌斯之环[7]
楼主: Rei
go

[原创][米雅&撒布]未名病·线之一·麦比乌斯之环[7]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07-8-12 15:45 |显示全部帖子
QUOTE:
以下是引用isakid在2007-8-12 14:23:06的发言:

昨天刚看完前四章,今天就有第五章了,真好~这次竟然是从大米开始啊(又注意了一下标题,原来是阿布的正面和大米的反面走完了,大米到正面来了啊,果然是麦比乌斯之环,小rei的结构真精致~)

我一直在猜测的阿布和大米的身世,这章倒是给出了解答。不过还有点小疑问,阿布和雅柏DNA一样,但阿布多了颗痣(基因突变?||||)还有第四章阿布篇开头的这句话:

“玫瑰花从美神阿芙洛狄忒的血中诞生……”

如果是隐寓的话,顺序反了。是烟雾弹,还是当真麦比乌斯之环?

[em06]

痣这东西,基本上是后天环境因素造成的....

那句话......希腊神话是这么说的而已=  =+(被PIA飞....)...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07-8-12 16:26 |显示全部帖子

啊,我被打击鸟~[em42]

(字体怎么变小了?)

Rank: 3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07-8-12 21:16 |显示全部帖子

克隆啊……话说我YY过哦~

米雅是敌对,然后雅柏为救米诺而死,于是米诺拜托雅柏的好友史昂制作雅柏的克隆体……

小雷,我们想一起去了……OTLLL

看什么看,没看到过喜欢光明正大窥的波斯螃蟹啊! 不过包子还是包豆沙枣泥的好吃啊,做只吃素的螃蟹真难……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07-8-13 00:15 |显示全部帖子
QUOTE:
以下是引用绪方樱若在2007-8-12 21:16:47的发言:

克隆啊……话说我YY过哦~

米雅是敌对,然后雅柏为救米诺而死,于是米诺拜托雅柏的好友史昂制作雅柏的克隆体……

小雷,我们想一起去了……OTLLL

虽然结论一致...方向基本是反的~~

自PIA~坚决不剧透~~

Rank: 3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07-8-13 12:44 |显示全部帖子

指,你貌似已经隐约的剧透了XD

话说,上面那个是我的YY啦,我是这么想的……

不过估计昂殿不会那么爽快的答应XD

看什么看,没看到过喜欢光明正大窥的波斯螃蟹啊! 不过包子还是包豆沙枣泥的好吃啊,做只吃素的螃蟹真难……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07-8-16 13:17 |显示全部帖子

没内容的....过渡章....类似物|||||||||||||||||

****************************************************

第五章·阿布罗狄篇

——反面,起点

PROMPT 10:

我如此渴望沸腾的热血;
石头却哑然无声。
我梦想生活:生活多美好。
难道谁都没有勇气,
帮助我从石头中苏醒。

可是,一旦我获得了生命,
获得了它赐给我的财宝金银,
…………
我却会独自地哭泣,
哭我曾经有过的石身。
血液对我有什么用,
如果它像酒浆一般发酵?
它再不能从海中唤起他,
那个最钟爱我的人。

——里尔克,《石像之歌》

*******************************************

    他在屏幕上微笑着望着沉默着,那个和我如此相似的人。

    撒加在得知了有个“米诺斯”正和我同住在史昂先生出租的房子里、而且这个米诺斯还和当年的那个米诺斯极其相似的时候,陷入了无底洞似的苦闷状态。

    我知道这已经超出了用我们所知的事实能解释的范围,然撒加长时间的沉默加上阴郁表情却让我也什么都说不出来。

    于是我只好把目光投向屏幕上的雅柏菲卡。

    米诺斯所爱的雅柏菲卡,要形容的话,拥有如同诸神的光辉——这光辉不仅仅在于容貌,冷色调的整体印象,让人几乎只敢仰望的气质。

    ——即使外貌相似,我还是不敢与他相比的啊……

    “……总之先搬出去。”

    撒加忽然开了口,把我的注意力从雅柏菲卡身上拽回来。

    “有必要的话,联络一下史昂先生。这件事他决不可能一无所知……甚至几乎可以确定是直接参与其中的……”

    他从桌边站起来,目光凝聚在不知是什么地方的远方。

    “等等!”我忽然意识到撒加现在很不冷静,“我们现在无从得知史昂先生究竟是以什么态度参与此事的!贸然询问的结果很可能会是反效果、甚至让你也陷入危险的境地!”

    ——仔细想来,史昂先生在这个事件里的立场很奇怪:他恨透了米诺斯,却招待一个和他相似甚至也叫米诺斯的人住进了自己出租的房子;反过来,如果这个米诺斯和那个米诺斯有什么直接的关系的话,他不应该不认识史昂先生,却那样放心地住进了他的房子。用监视来解释?……不仅如此,关于我的事情上,撒加认为我了解到“圣域”的秘密却拒绝加入会使我的立场很危险,然而出于神奇的巧合我相中了史昂先生出租的房子……却没有发生任何异常的事情。虽然这或许可以用我和雅柏菲卡的相似来解释……或者是他认为那些事情根本无所谓……

    撒加敲了敲自己的脑袋:“你觉得怎样入手比较好?”

    ——这个计划或许危险……但是我相信这是最好的方法。

    “直接去问米诺斯。”

    “你疯了吗?!他很可能是刚刚袭击过你的人!”

    ——那是……试探?如果那句话是真的的话。

    “即使是如此,我相信那并不是恶意的袭击。”

    “阿布罗狄……你……”

    “放心,我对他没有超过限度的好感。”

    ——真的是这样吗?还是只是因为撒加出现的比较早?

    “客观来说这个方案的确有可行性……”

    “我一个人去。”看穿了撒加想说什么,但是如果他跟去只会增加米诺斯的不信任感——有这么一句话说,和平会谈是不会带枪的,“放心,不会出事的。”

    “你让我怎么能放心!”

    “……撒加!现在不是在这样的问题上闹分歧的时候!客观来想你应该是明白的!”

    “……”

    “……”

    “好吧。”他皱着眉头答应了,“但是我会采取一些措施尽量保障你的安全,不许再反对。”

    “谢谢……”

    “时间就定在明天……”他看了一眼钟,“不,今天,晚上。之前有不少准备工作要做。”

    虽然觉得撒加稍微有点小题大作,但似乎现在也轮不上我插话了。

    他自顾自地翻箱倒柜,最后掏出一枚钮扣大小的似乎是窃听器的东西,塞进我的上衣口袋,自己挂上耳机,试了试效果之后看起来挺满意。

    “好了,今晚先到我那儿好好休息一下。”

    ——本以为他的“不少准备工作”就是如此,之后才发现想错了。

    凌晨3点的时候我们到了撒加的家里,疲劳感让我倒在撒加的床上一觉睡到了中午11点。

    醒来的时候撒加正在房间门外和另一人说着什么。

    透过半掩着的门我刚好能看到他脸上的明显的疲惫,让我意识到他一直没有休息过的略微浮现的黑眼圈。

    “……你是不是有点过于紧张了……3点半打电话把我找来……”

    说话的人是个让人立刻联想到古希腊雕像的青年——金棕的短卷发,明亮的蓝色双眸,干净利落的印象。

    “艾俄洛斯,是件小事的话我有必要找你吗……米罗就行了。”

    ——米罗?难道是那个米罗??天下哪有那么多巧事……

    “…………”艾俄洛斯的脸却一下子阴了一下,“撒加,你难道不知道米罗已经失踪了一星期的事情么……”

    “……”撒加像做错事的孩子一样把脸扭开,“抱歉……我……”

    “振作一点!”艾俄洛斯一拳敲在撒加胸前,“经过我已经了解了,这个忙我会帮的。倒是你自己的状况更让人担心一点!我可不想这个时候看到你又抑郁症复发!”

    “放心。”他苦笑,“但是如果这次出什么差错的话,我大概会抑郁一辈子……”

    “别乱想!快去睡会儿!还是需要我把你打昏?”

    “好吧好吧……”他转身,大概是往沙发的方向。目光掠过房门,刚好与我四目相对。

    “阿布罗狄……”

    他似乎想说什么,但是被艾俄洛斯制止了:“快休息去!我会说明情况的。”

    撒加无奈地看了他一眼,无力地摊在沙发上闭起眼睛。

    “初次见面,我是‘射手座’艾俄洛斯,业余……狙击手。”

    ——什么叫“业余”狙击手……

    “哈哈……说真的。”艾俄洛斯轻声一笑,“主业是正经的上班族。”

    之后艾俄洛斯把撒加的计划详细地叙述了一便,虽然当我得知他是狙击手的时候已经猜到了这所谓的计划是什么。

    “房间是有死角的,所以自己小心才是最重要的。”他最后补充了一句。

    ——为什么……都觉得这是那么危险的事情呢?

    ——我却始终坚信自己的判断。

    “即使真的发生了什么……请不要杀他。”我悄悄地瞥了一眼已经熟睡的撒加,“就当是我的请求吧。”

 

(28楼继续)

Rank: 1

发表于 2007-8-25 16:10 |显示全部帖子

看完过渡章,继续等更新~~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07-9-2 00:21 |显示全部帖子

更新来了......拖欠很久了|||||||

************************************

第六章·米诺斯篇

——正面,1/4

PROMPT 11:

    “你知道你做了什么吗?!”

    “知道。”

    “这是违反哈迪斯大人的意志的!”

    “我知道……然而我只是……有了自己的想法而已……”

*******************************************

    每一根骨头都因为兴奋而颤抖。

    他会回来的,我相信,而且预感。

    而我会隆重地迎接他。

    暗红色绣着金边的桌布,洁白的女神造型的烛台,丰盛的晚餐,高脚背,红酒。

    还有最重要的玫瑰花——独自静静开放在玻璃花瓶中的红色玫瑰。

    准备妥当之后我找出了我所拥有的最正式的服装,换上,然后在渐渐降临的黑暗中等待。

    会来的。

    因为他是雅柏菲卡。

    我会让他想起一切。

    我会再次得到他。

    ——如果得不到呢?

    不知哪里来的细微声音,反复问着这样一个让人心烦的问题。

    ——得不到?

    我毫不犹豫地给它回应。

    ——毁掉他。

    下一个瞬间我为自己的想法震惊。

    我无法想象如果我亲手毁了他之后会怎样。

    ——会怎样呢……

    ——会心痛吧……

    ——痛得……直到把自己也毁掉吧……

    闭上眼睛,驱赶这些恼人的想法。

    现在只要……等他归来。

    这样想着,兴奋感和忍不住的笑意再次浮现。

    心脏的剧烈跳动感有生以来第一次让我感到享受。

   

    黑暗降临前一分钟,我点亮了蜡烛。

    像安徒生的火柴魔法一样,烛光亮起的瞬间,门铃响了。

    “请进,门没锁。”这样说着,我站起身来拍了拍自己的上衣。

    他轻轻推开门,显然对屋内的状况感到惊讶。那样惊讶地略微睁大的眼睛让他看起来比往常更加美丽。

    “米诺?这是……?”

    “欢迎你回来的宴会。”

    “哈哈……开玩笑。我才一晚上没回来嘛。”他飞快地做了个鬼脸,“老实说,是不是约了情人了?那样的话我就不打扰了!”说着拉开自己的房门。

    ——猜得完全正确。

    ——然而你却不知道主角正是自己吗……

    “等等。”不等他反应过来,我已经无法抑制自己快步向前将他搂入怀中的冲动。

    “这是为你准备的宴会。”我在他耳边轻轻地说,“雅柏菲卡。”

    感觉得到怀中的他一愣,然后自己的肩被他的双手推开一点距离。

    他凝视着我的眼睛,那样认真地告诉我:“不是的,我是阿布罗狄。米诺,你是不是发烧了?”

    ——不,我没发烧也没搞错,只是你不知道。

    “没有错。”我逆着他的目光凝视他的瞳孔深处,“我知道你想不起来,但是请你听我说。”

    我把他的目光牵向那张精心装饰的餐桌。

    “……”最终他什么也没说,默默地在桌边坐下了。

    “这大概是个很长的故事……”我整理了一下思路,“请务必……听下去。”

    “嗯……”

    ——也许是我少有的严肃让他感到不适应。

    “那么开门见山了。我是冥界三巨头之一的‘审判者’米诺斯·格里芬——我想这些相关的事情你已经多少从那个‘双子座’那儿听说了,另外,昨天晚上攻击你的人就是我。”

    我停了一分钟,让他有足够的时间思考这些事实。

    “可是……你的年龄……”

    “哈哈……”苦笑,“要是那样算的话,我似乎应该是47岁了对不对?”

    “……”

    “因为我……是从真正的冥界归来的人啊。”

    “米诺,不要开这么奇怪的玩笑。”

    ——这的确很难以置信。

    注视着因两人呼吸的气流而微微颤抖的烛火,我开始叙述我早已决定要说出的一切……

 

    漫长的沉默中,他的目光停留在我遮住眼睛的刘海上没有转移过。

    直到最后的部分。

    我一直尽力避免去回忆的……

    那些……我也说不请是什么的……冲动。

    即使仅仅是回忆就足以让我的思绪纷乱,血液沸腾。

    明知自己语言混乱,却也顾不上这些,只是、只是急切地想让他知道这一切。

    “……尽管在那样的恶劣环境中……”

    “……我……我一定是疯了……”

    “……以前……和很多人……”

    “但是……他……那样特殊……”

    “……就像……毒品一样……”

    舌头和嘴唇颤抖,让我无法再说下去。

    那样的冲动占据着我的身体……

    ——那名为雅柏菲卡的毒品的瘾……

    欲望的冲动。

    眼前一片扭曲。

    我只知道我站了起来,碰倒了烛台和花瓶,不顾一切地将上半身探过桌子,狠狠夺过他的脸,吻住他的唇。

    ——没错……就是这样的味道……

    他在挣扎。

    然而已经没有什么能让我放手。

    没有什么能阻止得了我。

    “米诺斯!”他却奋力推开我,冲我怒吼着,“即使你说的都是事实!……就像双胞胎即使拥有一样的DNA却还是不同的人!我,是阿布罗狄,而不是你的雅柏菲卡!”

    如果我还有清醒的思维的话,这句话会让我停手的吧。

    然而我已经中毒太深……

    “雅柏菲卡”这个名字和他的面容在我的大脑里已经根深蒂固地吻合在一起。

    被冲动吞噬的我已经没有理性去思考他的话。

    只有“雅柏菲卡”这个名字在不停的被重复着。

    我也许是绕过了桌子,也许是直接把它掀倒,但我已经听不到瓷器和玻璃破碎的声音。

    我再次粗暴地把他拉入怀中。

    从他惊恐地瞪着我的眼睛中,我看到了自己野兽一般闪着异样金色光芒的眼睛。

    “住手吧,米诺。”似乎是紧张和恐惧让他颤抖起来。

    “抱歉了……但是这样也许能让你想起来……”这不是一句诚实的话。

    他的后背贴上了墙,已经无路可逃。

    从领口扯开他的衬衫,享用战利品的过程就要开始了……

    浅尝辙止地品味他的味道,轻轻地吻和啃咬,顺着脸颊,脖子,到肩。

    他的脸瞬间一片潮红,微微颤抖着,似乎是无力推开我。

    ——实际是不想吧。

    ——和他以前一模一样。

    ——不坦率的雅柏菲卡。

    默契地响起的玻璃爆裂声和门被砸开的声音把我从得意和满足的情绪中硬生生拖出来。

    ……也许还包括左肩传来的冲击和剧烈疼痛。

    ——狙击……?!

    正这样想的时候,另一方向而来的枪口径直顶在了我的太阳穴上。

    “别碰我的人。”从门口闯入的双子座冷冷地直视着我。

    “哈哈哈哈……”这是个多么大的笑话!

    ——他是我的,一开始就应该是。

    ——你才是不应出现的,碰巧捡走了我的宝物的走运的小贼罢了。

    近身战我至少有不会败给双子座的自信,悄悄抽出傀儡线,用指尖挑起。

    “他是我的……”

    然而他的声音轻轻打断了我。

    “……都……住手……”阿布罗狄低着头,将表情全部隐藏在阴影之下。

    保持着僵持的姿势,我和双子座都将目光移向了他。

    他缓缓地直起身,梦游般的眼神在整个房间里滑过。

    然后静静地走向玻璃如蛛网般碎裂的窗口,破碎的光影之网降落在他的身上。

    “……米诺……杀了我吧。”

    “什……”双子座的枪惊得立刻掉落在地。

    他微笑,像倾尽生命绽放一次的玫瑰花:“……请……再次把我毁灭吧。”

 

(待续)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07-9-3 20:21 |显示全部帖子

(浮上水面)

> <更……更新了啊,这篇文章大期待+ +

暂时没有签名。。。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07-9-6 18:06 |显示全部帖子

更新又来了~~不过得承认开学之后效率低下了很多||||||||这一章磨了一下午......

*******************************************

第六章·阿布罗狄篇

——反面,1/4

PROMPT 12:

    “史昂,你是知道的,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我对于圣域的意义是什么。”

    “URV Type.0吗……那是开端,不是过程也不是终结。”

    “所以我要选择自己的路了。”

    双鱼座雅柏菲卡背叛圣域。

    半年后死亡。

*******************************************

    18:30。

    地点在艾俄洛斯选定的狙击点——我和米诺斯住所附近某写字楼中。

    撒加第39次检查过我身上的窃听器、大概是第21次检查了他双枪的弹夹之后,终于宣布准备妥当。

    艾俄洛斯又试了一下瞄准镜,回头看了撒加一眼,什么也没说。

    “那么我出发了。”

    我知道我看起来像我所期望的一样平静。

    事实上我的担心程度虽然及不上正处于焦躁状态中的撒加,但怎么说也远远超过了“平静”的范围。

    不是为我自己。

    而是,莫名其妙的,为米诺斯。

 

    再一次站在那门前,调整着自己的表情。

    距离拎着行李站在这里的那次,时间并不长。

    略微有些犹豫,但还是按下了门铃。

   “请进,门没锁。”

    比预想要快得多的反应——从外面看来房间里没有开灯,本以为米诺斯一定又在房间里没有时间观念地睡得昏天黑地。

    ——看来是有所准备了吗……

    推开门的一瞬间我以为走错了地方。

    女神造型的烛台上金色的火光映出暗红色绣着金边的桌布,玻璃花瓶中绽放的一支红色玫瑰,以及精心准备的晚餐,高脚杯,红酒。

    以及桌边站立的身着黑色西装的人影——虽然那头仍然有些乱的银色长发让我确认那是米诺斯没错。

    ——完全出乎意料的气氛。

    “米诺?这是……?”

    “欢迎你回来的宴会。”他邪气地微笑。

    ——真话?玩笑?

    大脑迅速反应着该怎样回答,最后还是决定假装什么也没有发生。

    “哈哈……开玩笑。我才一晚上没回来嘛。”做了个鬼脸,拉开自己的房门,“老实说,是不是约了情人了?那样的话我就不打扰了!”

    “等等。”如我所料他制止了我,但出我所料他快步走来把我搂入怀中。

    “这是为你准备的宴会。”他在耳边轻轻地说,“雅柏菲卡。”

    ——什……么……?

    ——或者应该是,“果然”吗……因为我和他的相似。

    “不是的,我是阿布罗狄。米诺,你是不是发烧了?”几乎没有经过思考,这句话脱口而出。

    然后我才忽然意识到这个“米诺斯”就年龄来看绝不可能是那个“米诺斯”。

    “没有错。”他的目光平静地逆着我的视线而来,“我知道你想不起来,但是请你听我说。”

    ——或许我等的就是这句话了。看来也没有必要再掩盖什么了。

    我按他的意思在桌边坐下了。

    “这大概是个很长的故事……”他像是下定了巨大的决心,“请务必……听下去。”

   

    他很直接地坦白了自己的身份,和撒加的资料中的那个“米诺斯”完全一致——除了年龄。

    然而关于年龄问题,却是更让人惊愕的解释。

    我的心理准备还不足以接受这样程度的事实——如果他说的是事实的话。

    冥界已经拥有利用克隆和某种未知方式将死者“再造”并保留记忆的技术,他——我面前的这个米诺斯是24年前死亡的米诺斯的完全复制。

    而我……则是作为雅柏菲卡的复制品诞生的,却没有继承他的记忆。

    ——这多么像是荒谬的疯话!

    ——记忆这东西……究竟是以什么样的形式存在于人脑之中还是个未知数吧……怎样才能在死后保留或者原封不动地交给另一个人?

    然而我却鬼使神差地默默选择了相信他,继续听他叙述“他”和雅柏菲卡的回忆。

    不得不承认,在他接下来的叙述中,所有的细节都与我从撒加那儿得知的一致。

    换句话说,这并不是信口开河。

    而是……当年的一切的确都存留于他的记忆之中了吗……

    我无法想象这是什么样的感受——那些究竟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记忆,明明并不是“亲身”经历,却如亲身经历一般存在的记忆,不,应该是没有人告知的话,自己也无法区分那究竟是不是自己经历过的事吧……

    然后猛然冒出这样的想法:我怎么知道自己的记忆中的人生,都是自己经历过的、而不是由其它途径而来的?

    然而我的记忆中的确没有身为“雅柏菲卡”的任何片段。

    没有关于“米诺斯”的片段。

    他所叙述的……我只能以旁观者的身份来接受。

   

    米诺斯的叙述逐渐接近那最让我好奇的部分——两个人死亡的真相的时候,他的声音越抖越厉害。

    不只是声音,他全身都在颤抖着。

    ——是恐惧什么……还是在努力压抑什么?

    他的语言越来越混乱,但我还是基本理解了他要表达的意思。

    “……尽管在那样的恶劣环境中……”

    “……我……我一定是疯了……”

    “……以前……和很多人……”

    “但是……他……那样特殊……”

    “……就像……毒品一样……”

    像是极度的痛苦的记忆同时堵塞了喉咙和大脑,他无法继续说下去,右手抱头,左手狠狠扯着自己的银发。

    “米诺,怎……”

    话音未落,他猛地站起来,粗暴地一挥手把花瓶和烛台掀下桌去,另一手卡住我的下巴,不由分说吻上来。

    ——不对。

    尽管我想我或许明白他的心情,但我不能默许他这样的行为。

    用力推开他,尽我所能向他吼道:“米诺斯!即使你说的都是事实!……就像双胞胎即使拥有一样的DNA却还是不同的人!我,是阿布罗狄,而不是你的雅柏菲卡!”

    既是希望他能清醒过来,也在这同时,给了自己一个回答。

    他却完全没有听进这句话。

    毫无理智可言地将桌子推向一边,用力抓住我的手腕拖向自己。

    我只能试图后退挣脱,但没退几步后背就贴上了墙。

    “住手吧,米诺。”

    ——我也不确定我在恐惧什么,但我却确定自己不是对米诺斯的行为恐惧。

    ——是什么……

    “抱歉了……但是这样也许能让你想起来……”

    他的眼神中只能看到彻底的疯狂。

    一手把我压在墙上,另一手扯开了我的衬衫。

    ——撒加……

    这个时候我忽然明白了我恐惧的是什么。

    ——撒加会杀了他的!

    尽管我不能认同他的行为,但我绝不希望他被杀。在理由又增加了一条的现在。

    全力抵抗他的挑逗的同时,努力思考着对策。

    这几乎是一定来不及了。

    一瞬间,我面对着的窗玻璃发出脆响破裂,从米诺斯的手中传来了他受到的冲击感。

    另一边的房门同时被撞开,撒加径直冲进来把“银河”枪口抵在他的太阳穴上。

    “别碰我的人。”

    “哈哈哈哈……”米诺斯松开我,狂笑起来,“他是我的……”

 

    “那么,你选择吧。”

    ——谁?!

    还没来得及去想那是谁的声音,意识就被它推入深渊。

    “你选择吧……你希望获得那段记忆吗?”

    恍惚间像是看到了一个带锁的箱子。

    “打开吗?你知道钥匙在那儿……但是打开之后,你或许就不再是你自己……”

    ——选择吗?的确是困难的选择啊……

    ——我并没有自信保持现在的自我……然而如果这是唯一的选择机会的话,如果放弃的话,至少我的好奇心会让我永远后悔的。

    ——所以……

    ——这是我,作为阿布罗狄的选择……

    “玫瑰花从美神阿芙洛狄忒的血中诞生。”——这是,被交予我的‘钥匙’。

   

(待续)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验证问答 换一个 验证码 换一个

搜索帖子

  

搜索作者

  

查看新帖

热门帖子

发帖排行

最新用户

Copyright ©2003 - 2011 荆棘花园·改

Powered By Discuz! X1.5

页面执行时间 0.313781 秒, 21 次数据查询

RSS2.0  Xhtml手机版  无图手机版


沪ICP备120482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