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游客  请先 登录注册 [找回密码] |搜索
经济菜园 论坛 ∵∴蔬菜仓库∴∵ [原创][米雅&撒布]未名病·线之一·麦比乌斯之环[7]
楼主: Rei
go

[原创][米雅&撒布]未名病·线之一·麦比乌斯之环[7]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07-9-19 14:10 |显示全部帖子

就快完结了........还有最后一章...............

**********************************************

第七章·米诺斯篇

——正面,崩坏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总是在这样反复思考着。

    ——雅柏菲卡的那个时候是,现在也是。

    让人陷入绝望之中的被动感和无力感。

    我不知道该作出什么样的反应,只是呆呆地站着望着,那个异常的阿布罗狄。

    他同样默默地望着我,很久,像在静止的时空之中。

    “……”最后他的嘴唇轻轻动了动,但没有吐出任何声音,而是向我慢慢走来。

    像安慰快要哭出来的孩子似的,把我搂住。

    “阿布罗狄!!”双子座终于从不知所措的状态中恢复过来,像是要喊醒梦游的人一样大声唤着他的名字。

    “……对不起。”

    像是对双子座的道歉词,却在瞬间点燃了我的记忆。

 

    “……对不起。”雅柏菲卡在那个时候这样说道。

    那究竟是为什么……我到现在也没有明白。

    我的灵魂崩坏了扭曲了病变了的那个时候。

    “为……什么……”

    回答我!雅柏菲卡!!

    沉入噩梦的旋涡前一瞬间,阿布罗狄的眼眸从视线里一晃而过。

    ——他知道……

    “……对不起。”

   

    那个时候——

    我把雅柏菲卡压在身下,疯狂地吻着他。

    为什么我在颤抖呢?全身的骨骼发出的噪音把思想全部吞没。

    心脏……难道是快要衰竭的感觉?不规律地痉挛着。

    头很痛……什么东西已经开始呼喊……

    ——这不是第一次,而是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就会越来越强烈的感觉……

    ——想要……

    “雅柏菲卡雅柏菲卡雅柏菲卡雅柏菲卡雅柏菲卡雅柏菲卡……”脑袋里回响的唯一一个词。

    ——不只是这样而已……

    我……已经不受思想的控制。

    他的触感……

    我的双臂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紧紧地环绕住他,就像……

    ——不是怕他消失。

    就像……我也不知道是什么。

    模糊的视线游过他的唇他的眼他的脖子……无名的疯狂火焰在燃烧……

    然后我……

    等我意识到的时候,我正狠狠地撕咬着他的颈与肩之间。

    他因疼痛而发出的喊声灌进双耳。

    ——想要……破坏……

    ——对……破坏……

    这突然之间我意识到了自己在想什么,突如其来的恐惧感让我停下了动作。

    一定抖得像筛糠一样。

    嘴唇……舌头……这样的颤抖让我呼吸困难。

    “对……不起……”艰难地挤出这三个字的我几乎想要起身逃跑,但是那样的脱力感却让我无法移动分毫。

    心脏从内部捶击引起的呕吐感。

    他却抬起双手捧住我的脸,然后微笑了。

    流泪的眼里清晰地出现了“请吧”。

    下个瞬间我的理性意识彻底地消失了。

    而那些画面却清晰地烙在我的思想里。

    那个……味道……

    我……咬破了他的颈动脉。

    鲜红喷溅。

    他在尽力克制自己本能的挣扎。

    汗与血与与泪水与玫瑰花的味道……尝过一次就永远地刻近骨头里大脑里血液里的他的味道……

    我舔着他的伤口,然后又舔他的唇,舔他身体的每一寸地方,吮吸,然后啃咬。

    那一定是无人能忍受的疼痛,他剧烈喘息、咳着,却没有反抗。

    我笑了。

    不知道是不是笑得像野兽一样。

    ——嗜血、破坏……

    狂热。血液沸腾。

    这样的兴奋之下我直起上身,单手按住了他的脖子。

    蓝色的瞳忽然好像变得好遥远。刹那间又发现那蓝色就在眼前。

 

    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自己似乎枕着一个冰冷的东西睡了很久。

    那个“冰冷的东西”就是曾经是“雅柏菲卡”的存在。

    苍白的唇,苍白的脸,苍白的身下是已经变黑的床单。

    遍布黑色斑点的白墙。

    意识空白。

    然后我也许在他身边呆坐了好几天,但这时间也许全是错觉。

    一度想抱住他、温暖他冰凉的身体,结果却连自己也冰凉得失去意识。

    死亡的感觉。

    啊……大概就是这样吧。

    我被掏空了。身体冰凉。不呼吸。不心跳。

    可是为什么还颤抖。

    ——为什么……我还活着……

    侵蚀着心的冰冷孤独感。

    意识再一次远去前,只记得血的腥咸味道。

   

    然而当现在,他作为阿布罗狄再一次近在咫尺的时候,我或许什么都无法挽回。

    没有任何改变的、让我几近崩溃的疯狂感觉。

    我不知道该如何阻止它,或者是我扭曲的灵魂并不期望我阻止它。

    但我想知道原因。

    这一次这样想的时候,有一个答案猛地蹿入我的思想。

    “接近我的人……最后都会死。”他这样说过,站在那些支离破碎的尸体之中的时候。

    ——其实我早就该意识到的,雅柏菲卡告诉过我的,他从不与人太接近的理由、在圣域之中拥有特殊地位的理由。

    “‘毒’。不知为何与生俱来的。”他把目光投向虚空的远方这样说,“靠近我时间太长的人都会陷入疯狂的自残或破坏冲动中……你是我见过的唯一例外。”

    ——也许答案就是,只是那时候我们这样认定而已。

    ——只是……我的症状爆发得很晚而已吗……

    “难道……你是因此觉得自己不应该存在于世上吗……”

    在心里问着,理所当然地没有人回答。

    尽管这还是无法解释所有问题……但是……

    ——如果是这样的话……

 

    目光再一次聚焦于现实的画面,阿布罗狄在耳边反复轻语:“杀了我吧……杀了我吧……像你希望的那样……”

    这样近得足以引发我的疯狂的距离,这样直击着我内心冲动的话语。

    ——他……知道!

    克制住即将暴走的冲动,我把他的肩从我身上推开,正视着他的眼睛:“你……知道的吧……”

    “是的。”他平静的眼神和雅柏菲卡一模一样 ,“一起……到地狱去吧……”

   

第七章·阿布罗狄篇

——反面,崩坏

    好奇心会杀死猫,但即使知道如此也阻止不了好奇的天性。

    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也没有更多精力去思考:灌入我的思想之中的雅柏菲卡的记忆,这一切究竟是什么时候、以什么形式存在的。

    明显地感觉得到思考回路之中的负担——大量的画面,大量的感情让我无法进行自己的思考,被动地接受着一切。

    感觉得到,雅柏菲卡的存在。

    和我不同的他——从性格到思考方式。

    即使以第一人称形式存在,也能清楚地明白那些记忆属于他,而不是我。

    然而他的感情强烈得几乎要把我的意识取代。

    这就是……灵魂的存在的感觉吗?

    想知道,该知道的,没思考过的,没想到过的……一切,在他的记忆中豁然明了。

    这其中的真相的冲击,让我不得不感叹自己想象力的匮乏。

    ——竟然……会是这样……

    ——米诺斯……

    ——撒加……

    ——现在我应该作出什么样的决定?……这一切已然不可能有完美的结局……

    和那时的雅柏菲卡一样的绝望。

    ——难道一切只能重蹈覆辙?

    ——不……不止……这次连撒加也……

    恶性循环。

    没有比这更让人绝望的东西。

    撒加和米诺斯正处于僵持状态,然而这无谓的争端还有什么意义……

    如果我没有获得他的记忆的话,这一切又将再一次全部走向毁灭。

    之后……会不会还有“下一次”?

    阻止它……只有尽我所能阻止它……

    ——撒加。或许这最后的努力只能挽救你一人……只要我不在了……

    ——没有更好的结局。

    我不是那种伟大得愚蠢的会选择牺牲自己挽救所爱的人。

    这个选择……只是在一切的崩坏中尽我所能挽回一些什么……

    而我……已经没有存在于此的理由。

    尽管我现在发现自己多么希望能作为阿布罗狄继续这普通得无聊的人生。

 

    “……都……住手……”

    人……总是在最后的时候想好好看看这个世界吧……

    透过破碎的窗口,也许是最后一次望着这夜色中的城市。

    “……米诺……杀了我吧。”

    ——这是……通往我们的救赎的毁灭之路……

    “什……”撒加惊得手一抖,枪从手中滑落。

    ——对不起。

    “……请……再次把我毁灭吧。”

    ——将你的疯狂和绝望解放吧……我会作为你所思念的那个人陪你前往地狱之路……

    米诺斯像是无法接受这一切一样,呆呆地望着我。

    已经没有什么可说,我也只能静静地望着他,等待他的回应。

    时间静静地流逝。

    ——看来……只能用那个方法了吗……

    ——直接唤起他的疯狂冲动……

    下定了决心之后,我走到米诺斯面前,也许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把他搂住。

    “阿布罗狄!!”撒加大声喊着我的名字。

    ——我是不是应该告诉他一切……但是这太长了……恐怕已经来不及了……

    “……对不起。”除了道歉,我不知道还能做什么。

    我看不到米诺斯的表情,但感觉得到他沉重的呼吸和剧烈的心跳——那疯狂的前兆。

    ——就这样……就好……

    在他的耳边反复轻语:“杀了我吧……杀了我吧……像你希望的那样……”

    出乎意料的,他却能克制住即将爆发的冲动,猛地把我的肩推开,凝视着我的眼睛:“你……知道的吧……”

    ——我想我知道他指的是什么。

    “是的。”如今也已没有否认的必要 ,“一起……到地狱去吧……”

   

第七章·雅柏菲卡篇

——混沌

    米诺斯。

    遇到这个人的时候,才真正算是我的人生的开端。

    “不过是一个色狼罢了。”我曾经这样想。

    那个第一次见面之后就死缠烂打又跟踪又假装偶遇又找理由送花的银发青年。

    当我义正词严地说“我是男的诶。”的时候,答之以“我知道啊。”——这样若无其事地“coming out”的男人。

    ——你会死的。

    那个时候我在心里这样嘲笑他。

    因为特殊体质的关系,我从不主动接近任何人,除非是“工作”。

    “圣域”这个组织是我成长的地方,谈不上忠诚,只因为它是我的容身之所。

    服从那被称为“教皇”的领导人的命令,我的身边死者无数——只是以交涉的名义喝一小时茶就足以。

    那是被称为“魔宫玫瑰”的我,身体中的剧毒——只要在我身边一段时间就会引发症状,产生强烈的自残和破坏冲动。

    我本以为,这个纠缠不休的银发色狼会是同样结局。

    然而事实让我惊讶。

    他是多年来我见过的唯一一个例外——在他纠缠了一个多月仍然没有出现任何不良反应之后,我终于作出了这个判断。

    于是我第一次对人产生强烈的好奇之心——对于从未与人接近的我,这是一个多么巨大的诱惑。

    对于我接受他共进晚餐的邀请,会像小孩子一样得意地巴不得告诉每个路人的人。

    几乎没有什么不擅长,却什么都懒得做的人。

    用我并不喜欢的、像称呼女孩子一样的“菲菲”来称呼我的人。

    时常不知道在想什么,只是露出一脸坏笑,问了又死不肯回答的人。

    竟然……让我越深入了解越觉得可爱的人。

    米诺斯·格里芬。

    最终我答应了他的交往请求。

    我并不很清楚所谓的爱情究竟应该是什么样,只是越来越害怕离开他。

    甚至当我得知他是“冥界”的重头人物的时候,这个感觉也没有改变。

    ——容身之所……如果对于我来说圣域的意义是这样的话,或许我是找到了更适合我的地方。

    当米诺斯发现我是圣域的人之后,我尽自己所能平静地承认了这个事实,以及自己带毒体质的事实。

    事实上我不安得甚至想要呕吐。

    他却用那句话击碎了我最后的防线:“所以你只能留在我身边。”

    ——不需要再多说什么,我在他和圣域之间作出了最后的选择。

    逃亡的那些日子,让我有了真正的人生的感觉。

    然而完美的结局却的确不是这么轻易就让我遇到的。

    我渐渐发现了米诺斯的狂乱倾向,尽管这的确和之前遇到的所有人的症状都不同。

    并非即发,而是慢性的积累,并且只在面对我的时候表现出来。是他的意志压抑着症状的爆发?还是体质的特殊?

    然而如今思考这个问题已经没有什么作用。

    URV type.0——对于我身体里有毒物质的称呼——就圣域方面目前的研究来看,是没有解毒方法的。

    米诺斯对这件事毫无察觉,我曾经想过告诉他,可是还是败给了自己的私心。

    ——如果告诉他,就意味着我们不得不分离。

    ——如果不告诉他,只要找到控制症状的方法也好……

    一面假装若无其事,一面悄悄自行进行研究。

    我以“总得知道原因是什么,以及解毒方法是什么”为理由,米诺斯却总是带着一丝略微得意的坏笑说“就这样多好,除了我谁也不能碰你”。

    但是最终……还是没能来得及。

    预感到我所不希望的结局来临的时候,我悄悄给史昂发了一条短信:

    “最终我还是败给了它……抱歉。如果可能的话,请解开它的真相……”

    与其说是绝望,不如说是愧疚。

    我毁了他。

    所以……往地狱的道路,就让我……

    随着血液的流失,他的轮廓在眼前变得模糊,他的喘息声变得遥远。

    伤口的疼痛已经麻木。

    像沉入冰冻的湖水中一样……好冷。

    世界的一切都消失了,只剩下他朦胧的轮廓,和我的心脏挣扎着跳动的声音。

    想触碰他,双手却已失去知觉……

    最终一切都沉下去了。

    向黑暗的深渊。

    我还是什么都没有告诉他。

    记忆到此中断。

 

    然而我猛然发现自己还身处在这世界之中。

    在一个孩子的潜意识之中。

    似乎谁也没有发现我的存在,包括这个被叫做阿布罗狄的孩子自身。

    我和他并不是统一的存在,“我”只是一段潜藏的记忆。

    尚不满2周岁的阿布罗狄是不可能理解这些的。

    于是我沉默地透过他的眼睛看着,透过他的双耳听着。

    当我渐渐明白这一切是怎么回事的时候,我看见了熟悉的人脸——艾亚哥斯,米诺斯的弟弟。

    曾经对于我“抢走”米诺斯极度愤怒的他现在正带着严肃的表情对被称为哈迪斯的黑发少年这样说道:

    “哈迪斯大人,这个孩子可以也让我来照顾吗?”

    哈迪斯盯着艾亚哥斯,默默地看了很久,“艾亚哥斯,你是在开玩笑吧。”

    “不。”

    “不要把他吃了。”

    ——插一句半玩笑话,其实我也这么担心。

    “不会的。”他用复杂的眼神看着我,准确来说是看着阿布罗狄。

    他将阿布罗狄抱起带走的途中,在另一个房间门口停留了很久,我瞄到了那房间里银发的孩子。

    后来的日子里,艾亚哥斯对于阿布罗狄无微不至的关心和教育让我不可理解。

    无论是作为“雅柏菲卡”的复制品的阿布罗狄,还是作为记忆继承实验失败品——他们这样认为——的阿布罗狄,都没有理由接受作为冥界三巨头之一和米诺斯的弟弟的他的关怀。

    直到某一天听到那一句像是对阿布罗狄说,又像是自言自语的话:“这样更好吧……你能有自己的人生。”

    于是我决定冒一次险。

    “艾亚。”阿布罗狄睡着之后,我偷过那身体的控制权,喊住了正准备离开的艾亚哥斯。

    “?!”显然他对“阿布罗狄”对于他的这个称呼非常惊讶。——这个自称“叔叔”的家伙。

    “我是雅柏菲卡。”

    “什么?!Type.0和Type.1的记忆实验明明都失败了……”

    “我大概明白情况。或许是失败了没错,我的记忆和阿布罗狄的是分立的,就是说,他的确什么都不知道。”

    “那么你是……?”

    “潜意识,大概。Type.0是……URV Type.0?Type.1又是?它和记忆实验有什么关系?Type.0的毒性为什么对你没有发生作用?”

    “Type.1是Type.0的变异产物,似乎是慢性作用,而且感染Type.1之后就不会再受Type.0的影响……我主动要求负责实验的时候就接受了来自米诺斯的Type.1的感染——作为拖延症状爆发的方式。关于记忆实验,详情我也说不清,差不多就是说URV能储存人的记忆信息?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从雅柏菲卡身上取出的Type.1没有很好地发挥作用,植入我身上的Type.1也没有带来任何米诺斯的记忆,但米诺斯自身却……”

    “米诺斯他……”

    “在你死后没多久自杀的……撕破了自己的腕动脉。和你一样被冥界回收进行URV的实验,而且被认为是成功了……就是说,他将会再次被培养成‘米诺斯’。”

    “……………………”不知道是应该欣喜还是悲伤。

    “你呢?希望怎样?”他这样问我。

    “……让阿布罗狄作为他自己生活下去吧,我不想干预。”因为这已经不是我的人生。

    他沉默了许久:“这样好吗?如果那个‘米诺斯’继承了记忆的话……你们还是有机会……”

    我不能否认自己想见米诺斯,但我无权干涉阿布罗狄的人生。

    “如果……未来的某一天阿布罗狄想要知道真相的话。在那之前,我会一直沉默。”

    委托艾亚哥斯锁闭了“我”所在的记忆,并且把“钥匙”交给了阿布罗狄。

    ——“玫瑰花从美神阿芙洛狄忒的血中诞生。”

(待续)

Rank: 3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07-9-19 18:37 |显示全部帖子

啊啊……原来是这样……

但是为什么看到小艾亚照顾小孩我会突然想笑呢?

果然小艾亚给我的感觉就是个孩子,孩子照顾孩子……喷哈哈哈哈……

看什么看,没看到过喜欢光明正大窥的波斯螃蟹啊! 不过包子还是包豆沙枣泥的好吃啊,做只吃素的螃蟹真难……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07-9-19 19:36 |显示全部帖子
很好看的文啊。。。。支持楼大,期待最终回~

Rank: 1

发表于 2009-12-5 14:31 |显示全部帖子
等待最终的结局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3-6-27 23:34 |显示全部帖子
时隔这么多年又突然想起这篇米雅文,当时是很喜欢这种设定啊。。看来是不会有结局了(笑)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3-6-28 11:37 |显示全部帖子
lenneth 发表于 2013-6-27 23:34
时隔这么多年又突然想起这篇米雅文,当时是很喜欢这种设定啊。。看来是不会有结局了(笑)

虽然是挖坟…………但是……………………
我……………………我其实有想填掉的………………………………(跪)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3-6-28 21:11 |显示全部帖子
回复 Rei 的帖子

!!!首先对挖坑表示抱歉!!哈哈,不过这里现在人气不太高,所以请原谅我挖坑的行为,噗噗噗。
没想到还能得到楼主的回复啊!!当初看过几篇LC同人文,米雅向中最喜欢的就是这篇和玫瑰之吻,可惜这篇一直没有完结,故事结构炒鸡喜欢,略微带点SF就显得更神秘了(喂)
如果能有幸看到结尾,就算是草草结尾也好,总之,真、真的很想要完结篇啊!!!(跪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3-7-2 09:42 |显示全部帖子
lenneth 发表于 2013-6-28 21:11
回复 Rei 的帖子

!!!首先对挖坑表示抱歉!!哈哈,不过这里现在人气不太高,所以请原谅我挖坑的行为,噗 ...

囧对不起我居然用测试帐号回了还没发现|||||重来|||||||||||

谢谢=口=……QAQ我其实是有点舍不得草草结局的……好歹要把该说通的说通了………………
其实原本坑到现在主要原因是……有机油强烈求HE……但是其实我是想搞死谁谁的(喂!)……然后我就一直没想好怎么掰过来………………←完全就是在纠结计划外的事情orzzzzz……这就是容易受影响的笨蛋的杯具………………然后时间一久更想不好了什么的||||||||||||||
如果有可能的话我可能还是抽个时间把前面的回顾一下重新考虑一下结局吧……囧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3-7-2 23:41 |显示全部帖子
回复 Rei 的帖子

其实。。。我觉得。。。SE是这篇的正道啊啦啦啦。。(这么多句号不要钱啊
从一开始就是如此纠结,反反复复的精神崩溃边缘,混沌狂躁的内心挣扎,曲折复杂的情节(哪里这么多废话),真的想象不出来HE,直接他俩在一起了吗,噗噗噗。
嘛,如果卤煮有时间写结局的话,无论什么样的结局,我都要内牛满面地看完!!!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3-7-3 00:31 |显示全部帖子
lenneth 发表于 2013-7-2 23:41
回复 Rei 的帖子

其实。。。我觉得。。。SE是这篇的正道啊啦啦啦。。(这么多句号不要钱啊

太感动TvT……我会努力的!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验证问答 换一个 验证码 换一个

搜索帖子

  

搜索作者

  

查看新帖

热门帖子

发帖排行

最新用户

Copyright ©2003 - 2011 荆棘花园·改

Powered By Discuz! X1.5

页面执行时间 0.278473 秒, 21 次数据查询

RSS2.0  Xhtml手机版  无图手机版


沪ICP备120482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