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游客  请先 登录注册 [找回密码] |搜索
经济菜园 论坛 ∵∴蔬菜仓库∴∵ 【艾亚x路尼】希腊香薰II:艾基娜故事
查看: 1869|回复: 0
go

[SS] 【艾亚x路尼】希腊香薰II:艾基娜故事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8-2-2 16:22 |显示全部帖子
[p=21, null, left]艾基娜故事


[p=21, null, left]时间是无情的河

[p=21, null, left]它把珍贵的莎草纸碾成粉末

[p=21, null, left]将坚韧的羊皮卷撕成碎片

[p=21, null, left]用黄沙把高大雄伟的石柱掩埋在地底


[p=21, null, left]不可逆转的称作命运

[p=21, null, left]即使遗憾也有所期待


[p=21, null, left]故事 只是丢失的光阴


[p=21, null, left]尘埃落满记忆边缘

[p=21, null, left]冥河潺潺洗去遗憾

[p=21, null, left]弹奏七弦琴的诗人赞颂英雄的伟绩

[p=21, null, left]亘古不变的风诉说无人知晓的逝去


[p=21, null, left]时光洒下

[p=21, null, left]双手承接的锋芒 成为历史

[p=21, null, left]指间遗漏的光斑 落在哪里










Ⅰ   Play Bouzouki  



雅典王子忒休斯英勇健壮,机智过人,铲除过很多著名的强盗。他与七对童男童女到克里特,解开米诺斯的迷宫,并战胜了米诺陶诺斯

之后他回到雅典,成为传说中的雅典国王。



远古的风从奥林匹斯走来,采摘山巅的云投入海中形成浪花,白色的浪花在海中喧哗着歌唱着一路向南,直到主神诞生之地——蓝色的克里特。

克里特为众神所眷顾,橄榄和葡萄在这里飘香。在伊拉克利翁的港口,世界第一的海军蓄势待发,来自雅典的商船在港湾停泊,为克里特带来繁荣与富庶。每天在伊拉克利翁港进出的航船不计其数,不曾有人注意到,一艘白帆的商船已从此破浪远去。


正午时分的阳光肆无忌惮地洒在海面,碧色的海面浮光闪烁,似乎可以照亮生命,又似乎可以将灵魂燃烧殆尽。银发的青年立在船尾,不顾浮光耀眼,眷恋的眼神始终停留在早已消失在地平线的克里特的方向。

带着腥咸味道的海风撩起银色的长发,青年皱着眉摇头。地中海上美丽的海岛无数,每一个岛屿都灿若明珠,翠色的绿荫和繁茂的鲜花装点着沙滩和岩石,有的盛产葡萄和橄榄,有的出产鱼肉和矿产,有的拥有白色大理石柱的宫殿和停泊航船的港湾。可是,那些都不是克里特,蓝色的克里特,米诺斯的克里特。


被火神铸造的青铜种族遗族塔罗斯,以守护克里特为自己的荣耀,不是为了主神,而是为了克里特的王,将“路尼”之名赐予自己的米诺斯王。

克里特王赐予自己智慧,手把手地传授自己武艺,让自己与他的兄弟一起学习以美德为依据的法律。

为这位王守护克里特,是自己的光荣和使命,遵从他的意志,暗中出使艾基娜也是理所应当。可是路尼不明白,为什么王一定要让自己出使艾基娜,去寻求关于公正的答案,而且没有提何时允许归来。

“王,为什么?”银发的路尼喃喃自语,目光始终没有离开南方的地平线。离开了克里特,塔罗斯生命的意义何在?


白帆的商船向着遥远的艾基娜岛航行,来自雅典的船队向克里特的方向驶去。

雅典的船队挂着黑帆,而与此不协调的是船上弹奏着的激昂曲子,引得路尼忍不住回头多看一眼。雅典航船上,一位金发的少年弹奏着雅典特有的乐器。他目光灼灼,比金色的发更耀眼,来自雅典的乐器乐音高亢仿佛战歌,不需要太阳,少年本身仿佛可以制造阳光,与之相比,海面上的浮光微弱如星辰的粉末。


他呼唤胜利。

他注定为王。





Ⅱ   Vracho Vracho Tou KaimouMou



路尼曾经无数次梦到他离开的那个夜晚。

满月悬挂空中,在海面上铺成金色的路。月光始于繁荣的伊拉克利翁,这里被满月所祝福。

在海上乘风破浪的划桨手和船员们一年难得几日在岸,总有他们寻找乐趣和牵挂的地方。人潮散尽喧嚣退去,深夜的伊拉克利翁安静得只有海浪和风声,浪涛依依不舍地拍岸,风声眷恋不息,这是蓝色克里特的送别。


没有随从和侍卫,克里特王米诺斯独自来到港口,墨色的法袍隐去了他的身形,只露出了白色的脸和手,像是飘浮在空中,美丽而诡异。唯有银色的长发被月光镀上了一层金色,这让苍白的克里特王看起来有了些许暖意。

过长的刘海遮住了米诺斯王的眼睛,让人猜不透他在想什么。他唇角上扬,笑容温柔淡漠,“路尼,你将离去,到艾基娜,辅佐我的弟弟艾亚哥斯。而我,将在克里特为你祈祷。”

“王,遵从您的意志,属下将前往艾基娜。”路尼单膝跪在米诺斯身前,紫色的眼眸中充满迷惑,“但是属下有疑惑。”

“王曾经教导过属下,在法律中最重要的是公正。王后大人触犯律令,可是您宽恕了她。”

“拉达曼迪斯大人和巴连达因无罪,您流放了他们。”

“王,我不明白为什么。”路尼轻吻米诺斯衣角,“为什么要去艾基娜,寻找关于公正的答案。”


海风吹起王的刘海,他的眼睛是如夕阳一般的颜色,却没有温度。眼眸中没有映出任何人的身影,视线停留在远方。月光在海面形成一条金色的路,消失在海的尽头,没有人知道这条金色之路终于何方,没有人知道何方是克里特王眷恋的归途。

米诺斯挥手示意路尼站起身,“你不明白,”他的笑意比先前更加淡,“因为你不是……”米诺斯的声音被海风吹散,并不是在向路尼解释,而是在喃喃自语,雨滴般的叹息不需要落到谁的心里。

“那些都是不重要的事。”

米诺斯王轻巧地扣住路尼的腰,挑起了他的下巴,金红色的眼睛映出了路尼不知所措的面容。米诺斯恶作剧般地笑着,捧起路尼的脸,轻柔地吻着,在他唇上流连辗转,却没有加深。他的吻温柔又凉薄,像对待自己珍惜的宝物一样小心翼翼,却在瞬间已耗尽了路尼的热度,血液结冰,心脏冻结。

“这样……就可以好好向你道别了,起航。”


克里特王转身离去,再也没有回头。在他背后,白帆的船驶向了艾基娜。

金色的满月充满了魔性的力量,带给克里特繁荣与富庶。没有人知道,为了这样的繁荣与富庶,谁曾在比这更美好的夜晚离去。


没有祈祷,没有送别,没有归来。






Ⅲ   Ten Friends



艾基娜岛上原本很荒凉,没有人烟,艾亚哥斯被称为世间最公正和虔诚的人,连宙斯也愿意听取他的意见。他向宙斯祈祷,宙斯把蚂蚁变成了人,艾亚哥斯由此建立了他的王国。这些人被称为密耳弥多涅斯人(Myrmidons),也就是蚁人。他还充分利用了环岛的暗礁和岩石巩固国防。



克里特是地中海的中心,以繁荣和富庶闻名,拥有世界第一的海军。

艾基娜是萨罗尼克群岛中最大的岛屿,是萨罗尼克斯湾的商业中心。

西风之神在这里追逐花的脚步,明黄色的花田耀眼夺目,繁花与朝霞相连,蜂与蝶在天地间飞舞,从奥林匹斯带来春神无限的眷恋。公正的艾亚哥斯统治这里,蚁人们辛勤地劳作胜于常人。

这里,是仙境的艾基娜。


遵从克里特王米诺斯的命令,以月为名的路尼从克里特来到艾基娜,辅佐艾基娜王艾亚哥斯。


路尼依稀记得这位眼神明亮的少年王,在米诺斯王初拟法条的时代,艾基娜王曾出访克里特,他和拉达曼迪斯大人一同与米诺斯陛下讨论主神赐予的法律。对于艾基娜的王,路尼并没有留下很深的印象,只记得他会蹭米诺斯陛下的鼻尖并且亲昵地称他“米诺”,在克里特这是任谁都不会做出的动作。艾基娜的少年王,比起“王”,似乎更像是“少年”。


再次见到艾基娜的王,他已成长为一位肩膀宽阔的健壮青年,拥有与克里特王不同的麦色肌肤和黑色短发,眼神明亮如少年时。

“来的是你,路尼,”他笑起来的样子爽朗澄澈如正午的日光,“没想到米诺会让你来,我以为会是某一位侍从或书记官来帮我,我没想到会是你,路尼。”

他称他路尼,而非塔罗斯。为此,心事重重的路尼眉头稍稍舒展。


由克里特王米诺斯赋予了智慧,路尼非常聪明,他熟悉米诺斯王所创立的法条,并对此倒背如流,也知晓这些法条在克里特的传播方式以及如何施行。现在却奉命辅佐艾亚哥斯大人,寻找关于公正的答案,他至今未知其因。路尼摇摇头,不再想自己到艾基娜已经多久,不再想那些“不重要的事”。他只是低头继续将以美德依据的法律刻在石板上,只要将这些石板如在克里特一般竖立于港口和村落,那么律令便将在艾基娜流传。


灯火一夜未息,清晨的阳光在石板上镂下了柔和的影,艾基娜的王风风火火地闯进了路尼的房间,“走,路尼,我的朋友们来了。”他拉起路尼的手,把他拽到宫殿的大厅。路尼不明白艾基娜王的朋友来了与他有何关系,出于习惯性的服从随他而去。


艾基娜的宫殿大厅里席地而坐着艾亚哥斯的朋友——艾基娜的蚁人,艾亚哥斯把路尼按在王座上,与他的臣民一起坐在地上,“好了,你可以开始讲了,就从法令第一章开始讲起,就像你晚上给我讲的那样。”


坐在王座上的路尼不知所措,他所知道的辅佐和侍奉一位王的方式,是恭敬和谨慎的。在这样的王座上,应该是傲慢的米诺斯陛下,轻抚额发,嘴角噙着凉薄的笑,也许是发起进攻的命令,也许是提出增加雅典供奉的要求;或者是少年一样的艾亚哥斯大人,眼神明亮意气风发,或许是要建立新的交易中心,或许是要在岩礁上修建海堤。但是无论如何,坐在王座上的都不应该是自己,不知所措的自己。

路尼坐在王座上,而艾亚哥斯大人却在跟蚁人们坐在一起——种植园的农民、神殿的祭司、打造武器的工匠、漂洋过海的船员、守卫宫殿的士兵、来自雅典的贵族外交官、遥远东方的旅行商人……这与路尼经历的、米诺斯讲述法律的方式不一样:在堆满石板的书房中,米诺斯陛下讲述赋予神谕的法律,与拉达曼迪斯大人时不时讨论几句,自己和巴连达因侍立在旁。


“路尼,开始讲吧。”艾亚哥斯与他的朋友们坐在一起,“艾基娜不是克里特,这里没有克里特那么大。所以我想,这样可以让那些律令更快地为人所知。”

是的,艾基娜不是克里特,艾亚哥斯大人对所有人一视同仁,他被称为“公正的艾亚哥斯”。

路尼走下王座,他与艾亚哥斯大人和他的朋友们一起席地而坐,他想,这样他们会听得更清晰一些。


艾基娜不是克里特,也不需要是克里特。






Ⅳ   Neveron a Sunday



艾基娜岛最著名的物产阿月浑子,又称无名子。



路尼不记得在艾基娜有多久,艾亚哥斯大人是不老的半神,而自己是不朽的铜人。对于他们来说,时间如连绵不绝的河水,涛涛而来汹涌而去,永不停息。昨天和今天,今天和明天,没有什么不同。

渐渐习惯这里的生活,路尼在白天为艾基娜的蚁人们讲述法律并且督促实行,在夜里的时候继续将熟记于心的法条镌刻在石板上,仿佛只有这样才可以铭记。无数个安静的夜晚,艾基娜王艾亚哥斯都会在身后陪伴着他,并不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克里特的线性文字流畅地在石板上起舞,精准确切,没有失误。


经历了阴雨连绵的冬天和春天,阳光闪耀的夏日再次造访艾基娜。

窗外的黄连木属植物渐渐抽出枝条然后枝叶繁茂,投下的影子仿佛也带着翠色,半透明的阳光透过窗温柔地落进房间。

即使是铜人也会疲倦,在一夜未息的灯火中,路尼又一次趴在桌上睡着了。银色翅膀的小鸟与柔和的晨光一起落在他的肩上,并且衔起一缕月色的长发。

这一幕落在踏进房门的艾基娜王眼中,他悄悄坐下来望着路尼不再皱眉的安详睡脸。艾基娜王像孩子一样,无声地对银色翅膀的小鸟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而它似乎未解其意,拍拍翅膀把长发放在艾基娜王的手中。


睫毛轻颤,路尼在睁开眼睛瞬间清醒过来,他起身行礼,“艾亚哥斯大人,恕在下失礼,您久候了。”

指间的长发抽离,艾基娜的王略微失落,接着想起了今天的目的。“路尼,今天我带你去玩!”看着路尼迷茫的眼神,他又补充了了一句,“不能总是待在宫殿里吧,你都没有好好看过我的艾基娜。你看,今天太阳这么好。”

路尼不明白,自己被派来作为艾亚哥斯大人的辅佐,走出宫殿的目的只有讲解律令和督促实习,为什么要去“玩”?但既然是艾基娜王的命令,那也是必须服从的。


萨罗尼克斯湾的艾基娜和平安详,被称为仙境。西部的艾伊娜港被环岛的暗礁保护,众多商船在这里停泊;南部的山岭是粗糙的岩石,可以眺望远方的海和整个岛屿;北部的平原和丘陵种植着葡萄、橄榄、杏树和无花果,还有艾基娜岛闻名于世的无名子。


阳光充足的夏日,黄连木属的植物长出了无名子的果实,深绿的枝叶下隐藏着青绿色。艾基娜辛勤的蚁人们在这里耕耘,无名子的果实累累预示着丰收。

艾亚哥斯不似一位王,他带着路尼来参观游玩,又爬到树上去帮他的蚁人查看无名子的长势。他光着脚爬到树顶就像小时候爬树帮米诺斯折树枝一样,看着无名子的果实就像一颗颗青玉在阳光下发光,“喂!很好!没问题!”艾亚哥斯兴奋地在树上挥手。

“大人,请小心!”顶部的树枝承受不住艾亚哥斯的重量而断裂,在果树园的蚁人都没有反应之前,路尼冲到树下接住艾亚哥斯。如他所想,艾亚哥斯落在他怀中,而路尼也同时因为冲击跪倒在地上。

“路尼,你有没有受伤?你怎么样?”艾亚哥斯的焦急溢于言表,抓起路尼的手要查看伤势,“我摔一下不会有事的,我是不死的半神啊。路尼,你疼不疼?”

“艾亚哥斯大人,我怎么会受伤,我是不朽的铜人塔罗斯。”他第一次忘了他的身份,伸手轻抚他的脸。

“对哦,你是铜人。”

“是啊,你是半神。”

“我们……好笨。”公正的艾亚哥斯抓了抓头发,被树枝刮乱的柔软黑发被揉得更乱,虽然觉得自己的状况有些难堪,却又忍不住笑起来。

路尼也在笑,苍白的脸也有了健康的色彩,他不太明白为什么会笑,曾经听过那么多“引人发笑”的故事也不觉得有趣,而今天的事情却觉得如此有趣。


正午的日光明亮,透过树叶照在路尼的长发上。绢丝一样的银色长发仿佛会发光,淡淡的,柔和的月光。

“这还是……我第一次看你笑呢……”公正的艾亚哥斯叹息着。


正午的月光,在仙境的艾基娜,艾亚哥斯的艾基娜。





   Glory to God



帕罗普斯(Pelops)的儿子们欺骗阿卡狄亚(Arcadia)的国王斯狄法勒斯(Stymphalus),先是假装友好而后背信弃义。神为了惩罚这个恶行,使大片希腊地方,包括整个伯罗奔尼撒(Peloponnesus)再不下雨。

希腊所有城邦都派遣使节去求艾亚哥斯帮忙,因为他是宙斯唯一肯听的凡人。艾亚哥斯于是进行祈祷和献祭,终于使希腊恢复了降雨。



大片的希腊无雨,整个伯罗奔尼撒地区不再生机盎然,包括仙境一样的艾基娜。河床干涸,大地皴裂,刚刚破土的嫩芽干枯而死,曾经繁茂的花朵逐渐凋零。人们背上水桶,到处寻找水源。

来自希腊各个城邦的使节在艾基娜汇集,从繁荣的雅典,从勇武著称的斯巴达,从多金的迈锡尼。他们匍匐在地,恳请这位虔诚的半神献祭祈雨,因为公正的艾亚哥斯是宙斯唯一肯听的凡人。


因为干旱,空气中充满了焦灼,松枝和乳香的气息从香炉中飘散。游行的队伍由祭司和各个城邦的使节带领,纯洁的艾基娜少女手持水瓶和圣树枝,犄角镀金的牲畜绑着彩带,火把蜿蜒向远处的神殿。

艾亚哥斯沐浴更衣、身着盛装,柔软的黑发和墨色的长袍被夜风吹拂融于夜色,似乎要被黑夜女神带走。


“艾亚哥斯大人,您一定要祈雨吗?”因为一直在自己房间雕刻石板,路尼知道这次祈雨的消息已经太迟,匆忙赶来的途中遇到从寝宫走出的艾基娜王。

“是啊。”艾亚哥斯抓了抓头发不好意思地笑着,“你好像很忙的样子,我没有告诉你。”

“可是,这次的献祭是要让干旱的灾难降临在您一人身上!路尼奉命来到艾基娜辅佐大人,有责任保护您的安全。如果您一定要祈雨,请先过我这一关!”无故的气愤来得太汹涌,像是有什么东西堵在胸口无从发泄。路尼挡在艾亚哥斯面前,手执火焰之鞭要与艾亚哥斯一战。

“熬过这次祈雨很费体力的,”艾亚哥斯抓住鞭子的另一端,“所以,不要再让我耗费体力,好吗?”

很清楚双方实力的差距,路尼失望地垂下眼帘,“大人,众神降罪于帕罗普斯的儿子们,他们因背信弃义而获罪,干旱是对他们的惩罚。无罪的您为何要替他们献祭,以自身代他们受罚……”

“因为,我的艾基娜无罪……”谈到艾基娜,艾亚哥斯叹息着,带着深深的爱和眷恋。


路尼想起,这里是以艾亚哥斯大人的母亲艾基娜女神的名字命名的岛屿,由艾亚哥斯大人创建的国家——仙境的艾基娜。

“我想看到我的艾基娜和平安详,港口停泊着商船,交易中心熙熙攘攘,种植园中生机盎然,每个人都快乐。”


侧身为艾基娜王让路,路尼单膝跪地行礼,仰望着艾基娜的王。那位记忆中的少年王早已长大,他肩膀宽阔足以肩负这个国家。艾基娜王轮廓清晰的侧脸映着黑夜的火光,他眼神灼灼,那是不输给任何人的坚毅和明亮。


“荣耀归于艾基娜王,路尼在此等待,直到您平安归来。”他目送他离去。

“我会回来,一定。”


绿意盎然的种植园中你对我笑,温柔明亮得仿佛在正午出现了月光,这样的光景,我想再一次看到。





Ⅵ   Aponi Zoi



久旱之后的雨,为空气中带来一种特殊的泥土气息。

艾亚哥斯从神殿回来,只说了一句“我回来了”。他完成自己的誓言,笑容明朗,恍如神祗。与此同时,艾基娜和伯罗奔尼撒都开始降雨。


雨水滋润干涸的土地,冲刷被灰尘覆盖的宫殿,为整个世界注入生命。人们在夜雨中欢呼着雀跃起舞,取出珍藏的葡萄酒举杯庆祝。俊朗的少年欢笑着弹起七弦琴,歌声和着雨声缠绵悱恻,向情人述说着爱意;少女脚踝上的银铃在雨中叮咚,她们在等待这一季即将盛开的鲜花,插在鬓边吸引心上人的目光。

“我也想出去玩啊路尼。”雨声藏不住喧闹,舞曲和人们欢笑的声音传入宫殿,少年心思的艾基娜王忍不住地想偷偷溜出去瞧一瞧。

“路尼有责任保证大人的安全,您已经为祈雨耗费了太多体力和神力,请大人恕在下无礼了。”难得地,正直的银发辅政者露出了坏笑,“而且,现在的您是无法打倒在下的。”

“明明是我祈雨,却不能庆祝,好可怜……”艾基娜的王露出小孩子撒娇的表情让人无法拒绝。

路尼不太擅长应对撒娇的艾亚哥斯大人,因为无法拒绝而转移话题,“您现在不能淋雨……您是否愿意品尝葡萄酒,来自雅典,据说是酒神大人酿造的葡萄酒?”


比起应对撒娇的艾亚哥斯大人,路尼显然更不擅长饮酒,他有些后悔答应了艾亚哥斯大人“路尼陪我一起喝嘛”的请求。在克里特,放纵饮酒是明令禁止的,而米诺斯陛下的酒从来都是拉达曼迪斯大人一人准备,所以葡萄酒即使是浅尝也未曾有过。

深红色的葡萄酒在火光的映照下像是透明的火焰,入口冰凉的酒浆流过喉咙,让雨夜也变得温暖。


“路尼,你醉了吗?”

“并没有,艾亚哥斯大人。”想撑起身体却站不起来,他摇晃地跌在艾亚哥斯身上,抬眼看到的是艾亚哥斯放大的面庞,脸颊被柔软的短发蹭到,热得发烫。

艾基娜王深紫色的眼中映着透明的火焰,他双手捧起了路尼的脸。热切的吻,在唇间流连,在深情和渴望中加深。不知是因为酒,还是因为吻,路尼觉得自己整个身体都在发热,脸也是,颈也是,唇也是,心脏也是,身体里有火焰在燃烧。神智变得不清晰,引以为傲的米诺斯大人赋予的智慧渐渐远去,未曾注意到的情绪被放大浮现在眼前。

还没有来得及看清那未曾注意到的情绪是什么,濡湿的吻已经移到侧颈,到喉咙,到胸前。越来越热切,越来越渴望,像溺水的人一样想要抓住什么,又不知道要抓住什么。路尼的眼神迷乱水光潋滟,连声音都是颤抖的,“……艾亚哥斯大人请停下……”明明是拒绝,却像是邀请。


热切的吻到心脏,血液在沸腾,铜人最重要的血管在这里汇集。

“你这里好热……”艾基娜王的声音低沉喑哑,压抑着渴望。

琴声和歌声渐渐消散,游行的队伍早已远去,在天地间唯有雨声潺潺,似乎带人进入一个无比缠绵的美梦。

不合时宜地,炸开的响雷仿佛近在眼前。路尼瞬间清醒推开艾亚哥斯,“艾亚哥斯大人……对不起……在下失礼。”

他红着脸转身出门,又被艾亚哥斯从背后抱住。


门外等待已久的侍卫禀报重要的消息,“克里特的米诺斯王三日前溘逝,在西西里。”

闪电照亮了路尼苍白的脸。


Ⅶ   Milise Mou



大部分典籍说塔罗斯由青铜铸就,所向无敌。只有一根血管,从颈部通下,直到膝盖处以铜钮遮掩(一说上面只有层薄皮)。那儿便是命门所在。美狄亚给塔罗斯一剂毒药,说喝下后能化去血管,从此再无软肋。塔罗斯不知是计,遂被毒死。



艾基娜的马尔奇路说,艾基娜最快的船从此听从您的调遣。

克里特的巴连达因说,是拉达曼迪斯大人让他回来,守护米诺斯陛下的克里特。

克里特王米诺斯留下的文字说,不准去西西里。

艾基娜王艾亚哥斯一句话也没有说。


温柔地撩起一缕长发轻吻,然后看着它从指间飘走,远去。不顾任何人的劝阻,艾基娜的王站在港口望着路尼离去的方向,怀中的温度早已被雨水带走,唯有回忆中的温暖让心潮澎湃久久不息。


那一夜紫色的闪电在天空中划开一道道巨大的伤口,瞬间愈合然后再次被划开。艾基娜最快的船载着路尼回克里特,风雨兼程。


路尼和巴连达因一样,善于辅佐和实行而不善于决断和创立。守着克里特王米诺斯和神一样的拉达曼迪斯大人的命令,路尼每日三次巡查克里特的村社,将米诺斯的法令镌刻在铜壁上;巴连达因每日训练海军,克里特仍然是海上坚固的堡垒。日日夜夜,他们被各种繁杂的工作缠身,无暇去伤悲和怀念。

非常难得的闲暇之时,他们会一起站在山巅遥望远方,遥望的方向,一个是皮奥提亚,一个是西西里。


路尼在村社巡查的时候,他也会遗憾——本应立在艾基娜岛的律令石板尚未完成,不知道艾亚哥斯大人是否会将那些石板立在艾基娜的村镇之中,如同克里特。


海的另一边,艾基娜王封存了路尼镌刻的所有石板,他从不看重金银珠玉和名贵的器皿,唯有雕刻着克里特文字的石板被小心翼翼地珍藏。在半神长久的生命中,艾基娜王时不时会去轻抚那些清隽的文字,他想如果他把他留下,结局会不会不一样。他总想着他会回来,也许在克里特的事务处理完之后,也许在克里特的繁荣不朽之后。他会等他一起,把这些石板树立在艾基娜的每一个地方。

那时候,他是否会再次展露笑容,美好安详,宛如月光。


阿尔戈的英雄们进攻克里特毫无进展,科尔喀斯的巫女美狄亚孤身一人乘船上岸。她黑色的长发如海底的水藻,艳丽的红唇如盛开的罂粟花,动人的笑声如风中的银铃。

她说,以炎魔之血酿成的酒浆能化去血管,你将不再是铜人,所向无敌。

她说,这杯酒的名字,是爱情。


所向无敌和懂得爱情,不知道哪个更诱人。


鬼使神差地,路尼饮下了那杯名为爱情的酒。如女巫所言,炎魔之血化去了他的血管,也熔化了他的心脏。整个身体都在变热,从脸颊,到唇,到颈,到心脏,像是在燃烧。

按住烫得仿佛沸腾的心脏,路尼想起了曾有人深情地吻过这里,那个人说,“你这里好热……”


视线变得模糊,当时未来得及看清的情绪却终于浮出水面。


“原来,在那么早的时候,我已经懂得了爱情。”最后的表情是笑容,正如远方的王在他漫长的半神生命中一直怀念和期待的那样。



   Enas Mythos



克里特王米诺斯,神一样的拉达曼迪斯,公正的艾亚哥斯,死后成为冥府三判官。

拉达曼迪斯审判欧洲人的灵魂,艾亚哥斯审判亚洲人的灵魂,而米诺斯负责投下关键的一票。


冥府的岁月是不朽的永恒。在长久的岁月中,没有人能够承受所有的悲伤和遗憾。

带着半神的血液,三位冥府判官渡过阿格隆河,他们的记忆停留在人世快乐的时光中。


米诺斯记得他曾书写过世界上最早的法律;他记得书房外的橄榄枝叶透出绿色的时候,拉达曼迪斯和来自艾基娜的艾亚哥斯同他一起讨论;他记得在克里特地宫中拉达曼迪斯会为他准备冰镇的橄榄和葡萄酒;他记得他坐在王座上,拉达曼迪斯在他身边而路尼站在身后;他甚至记得他宠溺却不爱的小王后帕西淮和她的情人。他记得这一切,却不记得他曾将他最爱的拉达曼迪斯放逐。

拉达曼迪斯的记忆要比米诺斯更久远,他记得和米诺斯在一起的时光,也记得在皮奥提亚被放逐的岁月。对于神一样的拉达曼迪斯来说,作为克里特之子被放逐,为了米诺斯被放逐,是光荣,但他不曾提起。

艾亚哥斯的记忆停留在更早的时候,与米诺斯和拉达曼迪斯成为兄弟的少年时;千里迢迢乘船拜访克里特时。他不记得自己为整个伯罗奔尼撒地区的人民祈雨,不记得自己因为公正可以裁决神灵……

所有之后发生的一切,关于自己的功绩,他们只能透过历史和传说来猜测。


没有神的血统,从阿格隆河泅水而过的副官们忘记了人世间的一切,在冥界重生的他们如新生的雏鸟。

路尼和巴连达因只有铭刻在灵魂上的本能——对大人们的忠诚,法拉奥单纯地侍奉一位公正的、有少年心的王。

主神赐予米诺斯的铜人也好、巢穴在克里特的鸟妖也好、隐匿于黑暗的斯芬克斯也好,谁也不曾记得谁的过去。


克里特的地宫早已变成废墟,艾基娜王曾经视若珍宝的石板被岁月磨去了文字的痕迹。


再也没有人记得,谁的眼里谁的笑容,美好安详,如正午时分出现了月光。



“艾亚哥斯大人。”

“路尼,早安。”

“艾亚哥斯大人……请、请放手……要迟到了……嗯……”在安提罗拉,冥界三巨头·天雄星·艾亚哥斯的床上。


此间千年。





《希腊香薰•艾基娜故事》/ 完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验证问答 换一个 验证码 换一个

搜索帖子

  

搜索作者

  

查看新帖

热门帖子

发帖排行

最新用户

Copyright ©2003 - 2011 荆棘花园·改

Powered By Discuz! X1.5

页面执行时间 0.153603 秒, 11 次数据查询

RSS2.0  Xhtml手机版  无图手机版


沪ICP备120482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