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游客  请先 登录注册 [找回密码] |搜索
经济菜园 论坛 ∵∴蔬菜仓库∴∵ 【希熙】 风化(架空版)[tbc 5.30更新31楼]
楼主: 南弓
go

【希熙】 风化(架空版)[tbc 5.30更新31楼]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09-5-23 10:29 |显示全部帖子

一个俩都是已经修炼成功可以嫁人了啊~

 

不想看某人逞强顶着——坐拥后宫也不行……还不如一个人去什么地方窝着……

风中柳絮水中萍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09-5-23 12:08 |显示全部帖子
QUOTE:
以下是引用水中萍在2009-5-23 10:29:27的发言:

一个俩都是已经修炼成功可以嫁人了啊~

 

不想看某人逞强顶着——坐拥后宫也不行……还不如一个人去什么地方窝着……

那是....大象...么.......

算了别死了好好和熙德过日子吧.....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菜园烈士

发表于 2009-5-23 12:14 |显示全部帖子
你你你……这就是你“不想台词断在雅柏那里”所以一次要更2000字所以昨晚没有更新的更新?掀桌!!!
鸡摸啊!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09-5-25 11:16 |显示全部帖子
 

“德弗特洛斯呢?”史昂想起什么,小小的磨牙,“这人也太没义气了吧。”


“那家伙啊,晕血加晕针,估计见人拿着吊针进来跳窗跑了。”


史昂没心思管他胡说八道,自动摘录有用信息,殷殷问着,“你们说了什么?你真的要去教学生?”他倒也不是真那么八卦,只是希绪弗斯胃口不好,东拉西扯的闲聊着好分散他注意力,“当初在学校你不是以跟老师对着干闻名么,小心招报应”


希绪弗斯不禁失笑,“没证据别瞎说,你进学校时我都毕业好几年了。”


“所以是传说嘛。”见他坚决不肯再吃,史昂递了毛巾给他擦嘴,“我一直觉得马尼戈特就够祸害了,后来才知道他只是小儿科而已。”


马尼戈特掏掏耳朵不屑撇嘴,“喂喂,当事人还在这呢你当我是空气啊。说到祸害,你以为你和童虎狼狈为奸能是什么好鸟。”


“行了行了。”希绪弗斯听的有点审美疲劳了,出言阻止,“这就是一群祸害的故事,都自己心里明白就行了。”


“希绪弗斯!你又帮他!”史昂不乐意的趴在床上,下巴搁在希绪弗斯胳膊上来来回回的晃,希绪弗斯逗猫似的挠他下巴,被捉住了手。史昂捏捏他手心,又去探他额头,胸口,“好热,我去叫护士。”


“不用。”希绪弗斯拦住他,“下午体温容易高,晚上自己就降下来了。”不过他撑的确实累到极点,身子往下滑,“我躺一会,你们要不放心就在这待着,旁边应该有空床,去歇会。”


“你哪有那么多可操心的。”史昂嘴上顶撞,同时小心翼翼的托着扎了吊针的右手扶他躺下,坐在椅子上手肘撑着床愣愣的看着他出神。



第一次见到希绪弗斯是几岁来着,反正不超过10岁,还是会偷偷踩着葡萄架爬上二楼老师书房的年纪,本来想进去顺两本充门面的大部头去跟童虎炫耀,结果扒着窗户却看到一个陌生男人坐在老师书桌对面写着什么。那人正好抬头,年纪不大,容貌俊朗,金棕色的碎发下一双青苍眼眸,不似老师锋利也不若赛奇叔叔慈爱。当时年纪小,想不出什么相容词,只觉得看着舒服,如今大了,再回忆起来依旧找不出个能描述的词,若非要说,大概就是能让人安心偎过去的一双眼。于是史昂在对方轻轻一笑招招手下便凑上去,捉着他衣角清清脆脆的问你是谁。


白礼本来是去拿一份放在赛奇房里的提前录取通知书,再回来发现自家掌上的那颗明珠之一正坐在别人腿上临摹一只卡通猫,当下差点抽刀劈了这新挖出来的好苗子。幸亏后面跟着万能灭火器赛奇先生,不然希绪弗斯是否能活到在军事学院为非作歹在公安各部门祸害大众的年纪还真是个未知数。结果是,白礼先生把通知书一拍赶了希绪弗斯出门,有个遗留问题是他们之前的谈话主题是“少年你很有前途”云云,这是一般位高权重者进行思想教育的惯用手法,先褒后贬嘛,可是那“但是要如何如何还需如何如何——”之类还没出口,希绪弗斯就被他驱逐出境了,可想而之,后患无穷。


摸着心口说,史昂喜欢希绪弗斯,和喜欢白礼老师不同,和喜欢童虎也不同,当然和喜欢让叶马尼赛奇卡路里都不同。他本能的知道这个人不会拒绝他的任性胡闹,也不介意被他当作小孩子戏弄与照顾,在包括白礼老师在内的所有人面前表现的成熟懂事乖巧能干的史昂,直到现在还敢明目张胆的往希绪弗斯怀里钻,敢理直气壮的在儿童节找他要礼物,要求其出差时带各地的糖果与巧克力,对他所说的一切本能的相信过后再慢慢分辨真假。


史昂总有一种错觉,当希绪弗斯看着他时,那双带着几分戏谑几分笑意几分关爱的青苍色眼睛里,映出来的始终是那个不到十岁的小小一团的史昂,细声细气的捉着他衣角叫希绪弗斯,希绪弗斯。


沉浸在回忆中的史昂轻笑着,眼神顺着手指移到希绪弗斯平缓起伏的胸口,陷在枕头里的脖颈,消瘦并冒出胡渣的下巴,再往上,史昂的笑容僵在脸上。


本来应该是那双眼睛的地方被包裹了厚实的纱布,一段段速食记忆的冰冷的文献资料不由自主的涌现出来。他想起希绪弗斯在电光火石间扑向劫持者手中利刃护住无辜学生时的敏捷与决绝,他想起医生公式化的通知手术时满脸血污的希绪弗斯状似平静的签字,他想起扔在自己卧室里的一本本崭新的临床医学书刊,他想起逐页点开相关网络资料强迫自己阅读时的恐惧与疼痛。


伴着不由自主的轻颤,史昂俯下身把额头抵在希绪弗斯火热的手心里,“希绪弗斯……对不起,希绪弗斯……”他抓紧了手边的织物,用力绞着,“如果他在的话,如果是艾尔在的话,一定不会让你受伤……一定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到你……”


 

【TBC】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09-5-25 11:36 |显示全部帖子

呸希绪弗斯你这个混蛋你有什么资格接收福利昂的照顾啊你……

 

除了拐带未成年儿童和招人眼泪你什么都不会干……你个运动废柴去充什么英雄啊T T……

 

除了让人心碎你还有啥优点啊……

风中柳絮水中萍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菜园烈士

发表于 2009-5-25 12:08 |显示全部帖子
怎么觉得希绪越发的怪叔叔了……
鸡摸啊!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09-5-26 00:35 |显示全部帖子

 

哦耶怨妇综合症终于成功的度过了!

TO 米粒:仁者见仁智者见智X者见X,我就不说你了/-\

 

=====================

 

头发被扯住,史昂被迫抬起头来,一只大手不算温柔的捂住他眼睛,马尼戈特压低声音耳语,“陪我出去抽根烟。”他带着史昂出去,径自靠在走廊点了颗烟,“就知道不该带你来。”大概是真的生气了,马尼戈特很焦躁的来回转了两圈,又咬着烟双手撑住窗台,末了只说,“史昂,你不小了。”


史昂在地上坐了会,用力扒了几下头发,复又站起来,“我去要点酒精。”他一边走一边回过头来清清脆脆的叮嘱,“你等烟味散尽了再进去!”马尼戈特掐了烟摆摆手,斜倚门框盯着玻璃窗,希绪弗斯手指微曲扣着床单,像是抓住什么一样。


过了会史昂回来,推开他正要进屋,被扯了衣领揪回来,“我出去一趟,晚上你走你的别等他催。”见史昂不解皱眉,马尼戈特痞笑着拍拍他脸颊,“乖,听话。”史昂莫名其妙的看他插着口袋走远,转身推开门,恍惚间看到希绪弗斯蜷起的左手瞬时放开,自然的搭在身侧,他想起马尼戈特的交待,突然便懂了什么。


等护士拔了吊针,史昂倒了盆温水兑上些酒精,浸湿了毛巾一点点仔细的抹去他额头的汗,雪白纱布就在他手指下方,几次轻轻蹭到,史昂咬咬牙强迫自己不去想那层层叠叠的白色之下是如何的触目惊心,只当他累了倦了合眼歇一会。


“希绪弗斯,记不记得那只猫!”

“猫?”

“你教我画的那只猫。”

“那个啊……”希绪弗斯摸摸下巴,“教会你以后就忘了。”

“我就知道。”史昂嘟着嘴把毛巾扔进盆里踢到一边,瞥到桌上的纸笔一把抄起来,握着希绪弗斯的手捏住笔,得意的笑,“我教你画。”



马尼戈特回来时,看到的是满地的纸团和几乎快要跳上床蹦两下的活力十足的史昂,“这是——希绪弗斯你写遗书呢?财产有我的份么?”一只纸团砸过来,希绪弗斯面带春风,“你要给雷古勒斯当哥哥么,这怎么好意思,赛奇先生怎么说也是我半个恩师呢。”


“别,别客气,”马尼戈特倒了杯水给他,自己直接拿着矿泉水瓶子灌,“我不过就是惦记着你床底下的那些AV和艳照。”


“胡说八道。”希绪弗斯抿了口水,“我床底下的明明是GV和历年奖状。”


史昂看看呛的咳嗽不止滑坐在地上的马尼戈特,庆幸自己没喝水。他慈悲的摸摸马尼戈特乱糟糟的蓝毛,“哥~~~你怎么就学不乖呢,与天斗与地斗别和希绪弗斯斗。”


“一边去,这句话是我刻在系办公告栏下面的,造福了多少无辜学弟,简直功德无量。”


“过来。”希绪弗斯招手叫他,马尼戈特在地上蹭了蹭倚到床边,“干吗。”


“我摸摸你脸皮是不是又变厚了。”希绪弗斯说笑着垂下手,贴到马尼戈特脸上,他触到什么,指尖微微一僵,笑道,“你哭什么。”


马尼戈特做仰天叹息状,“我知道您生物没学好但好歹活了三十多年起码知道这叫生理反应吧,我帮您咳嗽一下?”


“免了,我疼。”他拿马尼戈特的脑袋当篮球推来推去玩,“其实做老师也蛮好玩的吧……”他想起什么,很哀怨的用手指戳,“雷古勒斯被你们带坏了,从来不叫爸爸只叫老师,唉,了无生趣啊。”


“这位先生,您现在戳的是个活人的头部诶。”马尼戈特翻个身让他戳另一边,“我建议你去女校教书。”


“嗯?为什么。”


“一定会有大批的无知小女生每天中午涌去你办公室——”他捏着嗓子装出尖细的声音,“希绪弗斯老师请收下我的便当吧><”


话音刚落,敲门声响起,软软糯糯的女声简直就是为了响一般飘进来,“希绪弗斯,可以进吗?我来送便当给你。”


咚的一声,马尼戈特对自己的预言力佩服的五体投地。

 

 

【TBC】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09-5-26 07:44 |显示全部帖子

哇啊好可爱的便当……

 

我决定了,我要写玛丽苏去……我要把你写出便当瓜……我让他上顿南瓜下顿南瓜一顿南瓜接一顿南瓜一直吃死他为止……

风中柳絮水中萍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菜园总受

发表于 2009-5-26 09:42 |显示全部帖子
…萍萍你起得好早…
我看得好伤…很正直地说我真的想选择性失明了于是你把熙德他怎样了交待清楚啊泪奔
向日葵的花语是……不要抢我的瓜子……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菜园烈士

发表于 2009-5-26 12:06 |显示全部帖子

与天斗与地斗别和希绪弗斯斗,真是真理啊!马尼居然能写出如此富有哲理的伟大名言!

p.s明明是你自己浑身散发着浓浓的怪叔叔气场

鸡摸啊!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验证问答 换一个 验证码 换一个

搜索帖子

  

搜索作者

  

查看新帖

热门帖子

发帖排行

最新用户

Copyright ©2003 - 2011 荆棘花园·改

Powered By Discuz! X1.5

页面执行时间 0.214687 秒, 22 次数据查询

RSS2.0  Xhtml手机版  无图手机版


沪ICP备12048288号|